蹉跎狗生

翻到了以前写的一点儿草稿

最近的青峰似乎格外焦躁。尽管一向他都是那副眉头夹死蜜蜂的样子,但这次还加上了“嘁”。

特别不能待见黄濑在他面前晃悠,甚至只是穿着普通的露出胳膊与手臂的夏装。

今年的夏天仍然在热火朝天着。上星期的休学旅行结束了,因为不同班,又要往眼睛里时刻装进那家伙,青峰硬是让在太阳下十分抢眼的自己脱离了群众。

涉川先生十分拿他没辙,于是拜托了隔壁班的赤司君多留一双天帝之眼。

夏天是信息素觉醒的高发期,什么时候青峰对黄濑的放不开手由心理层面升华到生理层面都不足为奇。只是觉醒后,谁上谁下,不到最后关头涉川也说不准。

Beta晋升为班主任的机会,说起来要比另两个多那么一些。师生间的人情伦理触发了这样的业界...

[青黄]表里不一

我把这个坑填了起来,因为是大学狗的故事还比较应景和历历在目,今后要是能学会日语我突然想会不会写文章就能顺遂一些
出没高绿和火黑

《表里不一》

隔断暑热的窗玻璃没能把考生三三两两的交谈隔绝开来,教授踱向了门站那儿提醒着了一小把噤声。

关门声在他手中严厉地传来,再没什么可写的青峰就在那时交了卷。空调风送了他的脚后跟最后一程,一步...

一点儿

    数了数是很久没为自己写一点儿什么了。14年的年底开始,开始写同人,从青黄,高绿,一直写到全职圈,现在琢磨着要写黑月和牛及,因为排球少年真的太优秀,看了就有感想要抒出来。

    在写作的道路上有野心地走了很远,比从前的任何时刻都要体验得纷杂,有累的时候,空空如也的时候,惭愧的时候,自惭形秽的时候,沾沾自喜的时候,恨铁不成钢的时候,压缩在两年的短浅里顺着切肤的感受碾压。写文章是一件与自己这颗脑袋攸关的事情,写得好不好全与脑袋中所装的硬件规格相符,优秀的神经元连接,引发出又被人写走的好句子。文风起伏太大,是取决于当时被什么样的文...

折纸飞机 19

植孝没能及时回信,在绘里那儿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她把可供悬挂的选择逐一摆在了妆台上,下到已然焕然一新的一楼做餐。
   

大致都完工了别处的装点,他俩难得齐头并进地梭进沙发。抢遥控器是这时候顺其自然的事,不过不管谁抢到最后都看起了篮球直播。但谁抢谁是一个攸关的问题,这涉及到谁往谁身上扑去。
   

不想受不了地自己被扑,黄濑扑得相当起劲。他只手力撑着沙发,一只手追逐手板的轨迹在青峰身上左来右往,但真正被青峰谦让似的举高在头顶一阵就滑给了他,这小子反而知道了什么叫受不了。哥哥这家伙,为什么要等自己扑得最深刻的时候松开呢——黄濑堪堪抓...

折纸飞机 18

有关装扮家得更有年味这事,提议是绘里望见了街景油然生的,拍板的权利自然就留给植孝,而把出门采购的主力派给了两个不想做作业的人。拍板人去赚采购支出了,提议人留在家里打扫腾空,哪个出的心力都没落下。
   

但发生了那样的事,黄濑昨晚没睡好。他在干渴中只披着随手的一件外套下楼来,回来时忍了忍去拧青峰门把的冲动。这会儿就跟在青峰身后一个劲查看手机,在等着什么。
   

青峰不知道那不是黄濑自愿等的。如果他知道,一定教他管那什么不人道赌约,这种人揍一拳就解决,看他以后见你会不会绕道。要是那边也是有一定武力值的角色,就交给哥哥身份来KO。帮...

折纸飞机 17

完全不奢求原谅地还是把后续发了出来,写了就好想发,大概是希望能被认同,这边的号上人多,不过真正有没有也没关系,因为我还是有些文品和人品都差的自觉,坑王,在这篇投入的心力已很大

又从第一章第一个字改了起来,前三章几乎重写,按小篇的顺序排在了另一个@田园犬 上,时间线拉了很大幅,搬家改成在秋季,妈妈的名字改成青峰绘里,IH联赛变成了冬季杯,暑假的事也发生在了寒假。对于季节的描写仍有些前后不对应,最后会再改,但后续再写就能注意。会把这边的存档都删掉,因为主页篇幅不够按次序重排一次,而且也改得不便利,狗头低下向大家谢罪
   

17

灰崎反悔了,他要在两个月期限到来...

2

让他俩以火箭的速度发展吧
某狗都不知道怎么抑制住的自己的开车冲动
脑洞和下笔差距太大,是因为文风是走小清新,而脑子根本就是丧心病狂

2.

青峰大辉本以为,这个世上除了桃井五月永无天日的dark结社厨艺,就不再有别的事能令他的惊讶翻新,执勤上拥有各种动机的犯人也好,花式把相亲对象照片塞给他的老妈也好,熟悉的人做不出出格的事,陌生的人的那种出格又都被工作规范化。硬要说还是他把介于这二者之间的刚问出名字的人带回家里给闹的,带回了个长得太过不安分的家伙,单身公寓的客厅里唯一能坐人的主沙发上,来自神奈川的滞留人不知怎么正与他面对着面...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