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只串串

[青黄]花火·鲤鱼(待续)

双性转(手动加粗)

补旧文——以前脑洞比较大。人老了文笔提高了但脑洞不行了。后天准备开始复习计划,明天得出远门奔波整理,补到这已是我的极限

除了黑子和灰崎,出场的人几乎都性转了,桃子和丽子也是,我打算写青黄和桃丽,黛赤高绿,女性的名字取在他们身上显得很怪,所以称呼上所有人都只叫姓氏啦。

天朝高中制度设定,大环境原著向,因为想要写军训和班干部竞选(跪)

《花火·鲤鱼》
    ...

[青黄/火黑]月亮上有兔子做年糕

「我出柜了」

那是短信编辑页上的黄濑。打他认识黑子哲也起,就没见他离开香草奶昔的时候。他把他约在汉堡店,像两个还在高中生暑假里无忧无虑的少年。黄濑那天穿红色上衣,和桌上的薯条包装成了一个模子。在薯条冷下来的时候,他从眼底放出热来,打开了引人深思的匣子。他在观察黑子的表情,同时也在想被他关注着。

“我知道了,请黄濑君收回吧。”黑子顾虑着人声鼎沸,但他是那种被周围人看到而误解为「同类」也没什么要紧的人。这时候被邻座关注就很麻烦,所以要赶快切入主题。

“好吧,就知道小黑子不会太那么诧异。”黄濑黑掉屏保,压在桌上面壁起来,想了想又拿下塞进了衣兜,才刚打开柜门,又完全给关进了黑屋子。

“小黑子你...

翻到了以前写的一点儿草稿

最近的青峰似乎格外焦躁。尽管一向他都是那副眉头夹死蜜蜂的样子,但这次还加上了“嘁”。

特别不能待见黄濑在他面前晃悠,甚至只是穿着普通的露出胳膊与手臂的夏装。

今年的夏天仍然在热火朝天着。上星期的休学旅行结束了,因为不同班,又要往眼睛里时刻装进那家伙,青峰硬是让在太阳下十分抢眼的自己脱离了群众。

涉川先生十分拿他没辙,于是拜托了隔壁班的赤司君多留一双天帝之眼。

夏天是信息素觉醒的高发期,什么时候青峰对黄濑的放不开手由心理层面升华到生理层面都不足为奇。只是觉醒后,谁上谁下,不到最后关头涉川也说不准。

Beta晋升为班主任的机会,说起来要比另两个多那么一些。师生间的人情伦理触发了这样的业界...

[青黄]表里不一

我把这个坑填了起来,因为是大学狗的故事还比较应景和历历在目,今后要是能学会日语我突然想会不会写文章就能顺遂一些
出没高绿和火黑

《表里不一》

隔断暑热的窗玻璃没能把考生三三两两的交谈隔绝开来,教授踱向了门站那儿提醒着了一小把噤声。

关门声在他手中严厉地传来,再没什么可写的青峰就在那时交了卷。空调风送了他的脚后跟最后一程,一步...

一点儿

    数了数是很久没为自己写一点儿什么了。14年的年底开始,开始写同人,从青黄,高绿,一直写到全职圈,现在琢磨着要写黑月和牛及,因为排球少年真的太优秀,看了就有感想要抒出来。

    在写作的道路上有野心地走了很远,比从前的任何时刻都要体验得纷杂,有累的时候,空空如也的时候,惭愧的时候,自惭形秽的时候,沾沾自喜的时候,恨铁不成钢的时候,压缩在两年的短浅里顺着切肤的感受碾压。写文章是一件与自己这颗脑袋攸关的事情,写得好不好全与脑袋中所装的硬件规格相符,优秀的神经元连接,引发出又被人写走的好句子。文风起伏太大,是取决于当时被什么样的文...

2

让他俩以火箭的速度发展吧
某狗都不知道怎么抑制住的自己的开车冲动
脑洞和下笔差距太大,是因为文风是走小清新,而脑子根本就是丧心病狂

2.

青峰大辉本以为,这个世上除了桃井五月永无天日的dark结社厨艺,就不再有别的事能令他的惊讶翻新,执勤上拥有各种动机的犯人也好,花式把相亲对象照片塞给他的老妈也好,熟悉的人做不出出格的事,陌生的人的那种出格又都被工作规范化。硬要说还是他把介于这二者之间的刚问出名字的人带回家里给闹的,带回了个长得太过不安分的家伙,单身公寓的客厅里唯一能坐人的主沙发上,来自神奈川的滞留人不知怎么正与他面对着面...

1

主青黄,副火黑|虹灰
搞笑文
新年新逗比

1.

黄濑感到焦虑时,正搭乘在前往东京的新干线上。挫败令他更换了数次腿型,止不住回顾起了半小时前的事。明恋至今的男性友人总算摆脱家宠营销号错觉,不再推送阿猫阿花阿狗,而发出与神秘红头发男人一张分列在M记里的照。

“今天的香草奶昔真好喝。”

推特下的心路是这么明摆着。看在其他乘客眼里那个不知正为着什么而烦恼的超养眼帅哥,以及把这句话咬碎吞下的那个帅哥眼里,分明就和夏目漱石的“今晚月亮真美”区分不出别的意思。

竟然敢不发一言就拐走了我的小黑子,那个红头发的无名氏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