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待续][青黄]旧情旧物 01

Combustion.   

青峰大辉和黄濑凉太。

    

起名废,名字恶俗请不要在意…

会把火黑/高绿/紫冰带着写,篇幅应该不多,先在这儿打打预防针。

奇迹世代+火神是高中校友,青峰黄濑火神桃井是一个大学,绿间高尾一个,紫原冰室一个,黑子单独,赤司单独。主线背景是他们的社会人篇,基本符合IF设定。

预计会写成中篇,先发第一章上来。


    Phase 1

    火神的生日快到了,青峰却想不到该给他送点什么。他一向是列好清单再出门速战速决的,专门为了买什么而闲逛的次数用小朋友的手指都能数得出来。一连几天都窝在家里苦思无果,一直窝到当天青峰也就只好两手空空抬脚出门。

    就是火神的礼物最难买了。哲的话随便什么书只要风评还好他应该都会喜欢,绿间那家伙礼物往猎奇的方向定位就可以,紫原的话去超市买多点进口零食应该也就差不多了,至于五月那是最不用愁的市面上女生的东西好买得很,而赤司那边因为送大送小基本都是一个样所以青峰每次都给一把剪刀。

    说起来是不是忘了黄濑,那个把他们这一圈人都抛下投奔美帝国主义的家伙。没出国前很遗憾青峰尚未建立起要给朋友送生贺的常识,黄濑去了国外反倒是想送也送不到手了。偶尔桃井会诧异一下「阿大你怎么记得住大家的生日啦」,青峰就会冲她翻一个白眼球,「别把我想得太蠢,手机备忘录这种东西我还是会用的。」

    是把你想得太聪明了,桃井只好腹诽一句。

    每年黄濑生日的时候,奇迹这一群人会排着队不惜跨洋长途给那个家伙送去问贺。青峰就从来不打,备忘录也没有为黄濑添加日期,要说是为什么的话,答案显而易见他却死活不肯招认。

    「分手了还打个毛线球啊!我也会觉得尴尬好不好!」被桃井抢走那部从大学用到现在的手机翻看联系人时,生怕她按下拨出键的青峰气急败坏地吼出这么一句来。最后桃井翻了几下还是兴致缺缺地还回去了,说出口的话司空见惯用在这儿就变成为男闺蜜打抱不平,「什么嘛,还以为笨蛋都不会尴尬呢。」

    「阴阳怪气听了就烦,都不回来的人还记他生日干嘛。」拿回手机的青峰把视线定格到屏幕上那串刺眼的名字,想也没想按下黑屏有点憋屈地回敬一句,「明明就是那家伙提出的分手好不好。」

    说的好像他一点都不想分手一样。

    他们这段旧情开始得就有些莫名其妙,某一天黄濑突然红着脸在体育馆当着大家的面跟他说「小青峰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好不好」,等到他愣了半秒下意识说好后那家伙却瞪圆眼睛又说「不是吧刚才我是和小黑子打赌输了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啊啊啊惨了小青峰这下要怎么办」。青峰被他吵得心烦,索性扳过那颗灿金脑袋直接就把嘴唇啃了上去——

    「就这么办。」他亮出量角器恶狠狠地说。

    当然之后也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但两个人相处起来和这之前也没什么两样的,无非是查课帮答到放课后一起看片,下雨一同窝在寝室蒙头大睡,遇上天晴就攀着肩精力过盛直往篮球场跑。

    除了要做爱,还真是和其他损友没什么两样。

    大学里他们两个同住一间二人寝室,做起什么事来倒是便利得很。有时候去青峰的床,有时候去黄濑的床,不使用床也行浴室墙壁书桌什么的用起来都挺顺手,反正青峰是怎样都能爽到。

    至于黄濑那边,具体什么体验非当事人青峰也说不清楚,他有用野性直觉般长到磨死人的前戏和缠绵悱恻的亲吻去取悦他,这么做是挺折腾人的,不过在看到那家伙无自觉摆出一副沉溺其中、泫然欲泣的表情时,青峰心底的温情和成就感总是能蹭蹭冒到最顶端去。

    

    「啊。」到站了。青峰挤在汹涌人流中跳下车,找了个灰尘少的位置落脚往四周打量起来。果然还是买个运动产品算了,火神那个一头热血的指不定哪天就用得上,再不济买双消防手套给他做备用也行,青峰记得他们家附近就有一家运动商店——看到了。

    青峰双手插兜慢吞吞地走进去,老板好像在刷网页叫他自己随意选。青峰环顾扫描着一排排满载货架,一边盘算起什么东西最适合送人。火神肯定懒得用护膝护腕这么麻烦的东西,防水绷带什么的是给绿间的,球拍胶带对不起走错片场了迹部大人正在隔壁摆造型,球鞋的话已经送过了最好不要再考虑——

    青峰看到了一双样式很熟悉的球鞋,和以前他送给火神的Air Jordan I系列几乎一致,颜色却只有黄色款了,青峰就下意识看了眼脚上自己这双青色款。

    

    「小青峰不公平!都是队友你怎么只给小火神送!我也要同色系的同款鞋啦,这样上场的时候才能和队服搭配起来不是吗!」

    黄濑整个人挂在青峰肩头,不依不饶又是乱蹭又是撒娇。青峰被他弄得脖子很痒,没好气地耸了下肩视线继续黏在屏幕上给万恶的思修论文收尾,「你以为我想啊,要不是怕影响比赛被某个母夜叉念死我还舍不得拿出来呢。再说那一款现在都绝版了,你让我上哪儿再去给你扒一双出来?」

    「什么嘛,」黄濑每次这么说时腔调几乎就是桃井上身,「小桃的面子可真大。」

    「少来。」青峰点击左上角的保存,一边出声一边将文档拉进U盘里,「我要下去打出来,你那份写好了没,拿给我一起弄。」

    「诶诶?!写是写好了,本来还说等小青峰弄完再帮你一起打的,被抢先了,真可恶。」黄濑从青峰身上撑起来,回自己那儿掏出一只U盘丢给他,「里面只有一个文件啦。回来时帮我带一叠学校那种信笺纸,又快没有了。」

    青峰有点诧异,「你怎么用得那么快?」

    「谁叫某人从来不写报告,都丢给我写呗。」黄濑不满地哼了一声,随后又立即笑起来,「好啦,快去快回,我等你吃午饭。」

    青峰把那只球鞋拿下来查看了一下价位,简单算了算银行卡里还剩多少空缺。手机在裤袋里震动起来了,不用想也知道是桃井,青峰给它掐成了静音,再抬头时一下被角落里那个红色冲浪板撞进视线。

    就是它了。青峰招手让老板过来商量价钱。

    敲了门,帮他开门的是桃井,「阿大你简直慢死人了,让大家都等你一个很失礼的好不好!」

    「抱歉抱歉。」青峰一派老实地认了错,把更加失礼礼物是刚选的这段丢在心里深藏功与名,「火神,快过来接你的礼物,重死我了。」

    「哇,我看看你送了我什么——哇靠!青峰你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会做人了!果然入了社会就是不一样诶!」火神接过那副冲浪板托起来横看竖看爱不释手,「谢谢啊,这个月底你的那份我一定不会忘的。」

    「火神君,你这么说话也很没礼貌的。青峰君,希望你不要介意,请喝果汁。」黑子以一派女主人的姿态把青峰领到空余的沙发坐下来,「大家到齐就好了。火神君,我们去厨房吧。」

    「哦好。」

    按理说有几日不见青峰应该先关注一下老同学们的,只怪电视里那个胸挺大的女主播存在感太高,让他的眼球有点不由自主。青峰端起果汁灌了一口,混着刚才一口气登上四楼做功产生的那股燥热咽下了。

    奇迹们都没有着急出声,直到紫原忍不下去开口让冰室帮他削苹果。以此为破口气氛忽然就软化下来,静止的空气开始流通,冰室起身在果盘里选了个大的拿上刀再坐回原位,赤司帮他们踢了个垃圾篓过去,绿间在那儿装模作样地推眼镜,高尾就去拿茶几上无人问津的手板自觉调成了占卜台。

    本来也僵化得莫名其妙的。青峰不满地冲绿间咋舌一声。

    「你的占卜不是只有早上才有吗?好歹也顾忌一下周围人的兴致吧?」

    「峰仔我看什么都没问题哦。」「小真看什么我就看什么。」「大辉也少看一点女主播比较有益身心健康吧。」「阿大你真没资格这么说别人呢。」唯一不出声的冰室是因为正专注于拿刀给苹果扒皮,额发下的那只眼睛眸光低垂配上泪痣倒是挺养眼——直到它抬起来冲青峰似笑非笑弯了一下。

    「我说你们…」好像自从和黄濑分手以来,这群家伙跟他交流个个都这么夹枪带棍的,刺耳又刺眼。青峰张了张嘴觉得该为自己开脱一下,以一敌四还夹带一只赤司怎么盘算却都显得底气不足。他只好忿忿看起那台神叨叨的占卜节目,窝着火把果汁全部喝掉直到等来火神的传唤。

    「都到餐厅来,可以开饭了!」火神中气十足的喊声里透着一股保育员呼唤小朋友排齐坐好系餐布拿碗筷的气质,那明明就是黑子的工作吧,这两个人在一起久住倒是越来越不分彼此了。

    火神的厨艺技能点在高中时就已经刷到满级,第一次在火神家开派对黄濑就对面前那盘奶汁烤洋葱汤叽叽喳喳赞不绝口,「简直比餐厅里卖的都好喝啦!小黑子真是超级幸福的!」

    「事实上,黄濑君的喜好是火神君刚刚从杂志上学来的,火神君也是第一次做,还好你喜欢。」黑子一边回话一边给满嘴酱汁的火神递了张餐巾过去。

    「啊啊我知道了小黑子!我会全部喝干净的!」

    看着身旁这家伙欢欣雀跃的脸青峰莫名就觉得很不爽。火神很用心事先就跟黑子调查了大家的食物偏好,赤司是汤豆腐绿间是年糕小豆汤,紫原是玉子虾仁桃井是炒乌冬面(高中时冰室和高尾还没有加进来),火神自己吃照烧猪排,黑子除了四喜饭还附带一杯香草奶昔,青峰这边因为没有特别的偏好火神就给他做了最拿手的咖喱蛋包饭。

    「我说,黄濑,」青峰将手肘支在餐桌边沿把头歪过去打量他,「那玩意儿真有那么好喝?」

    「那当然了!小青峰要尝一点吗?」黄濑也把头转过来,眼神亮晶晶地看着他,「来,张嘴——」

    坐在他对面的一行人就看见青峰拿住筷子的手突然按兵不动了,脸上还一副想笑又不想笑傻到不行的鬼样子。

    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出声打扰他。黑子一如既往抽出纸巾照顾吃得满嘴脏兮兮的火神,高尾在给绿间夹菜,冰室夹起一块鱼背脊把肉都剔下来再舀到紫原碗里,赤司和桃井差不多都吃完正准备离席。

    不如说是忙着秀恩爱所以没空闲打扰青峰。

    用完饭火神黑子也不急着洗碗就坐下来和大家一起聊聊工作上的乐事,对比一下还是觉得绿间他们医院里的事有趣又还跌宕起伏,当然一直讲个不停的重任理所应当就轮给高尾。

    「上次大半夜急诊科来了个右下腹疼痛的病人,他们以为是阑尾炎就把他抬到手术台准备齐全打算开腹,哪知道大网膜一掀开才发现阑尾根本就没有发炎。那主刀医生觉得腹都开了不做点什么对病人好像不够本,就提刀把人家的阑尾顺手切了。」高尾被众人让在了最中间的沙发里,欲扬先抑眉飞色舞滔滔不绝。

    「哇——就这么随随便便切掉对人的身体不太好吧?」桃井是离他最近的一个,思潮紧跟高尾起伏不定着,神色紧张还带一点按捺不住的好奇。

    「嘛,理论上是没什么大碍的,阑尾只是一个早已退化的免疫器官而已。」高尾勾起嘴角,表情是医学生特有的恶趣味,「不过这个病人他的病灶并不在阑尾,病因没有找到,所以右下腹的疼痛一直都没办法解决。后来就转到我们科室,讨论以后就由小真做主刀,打开他的腹腔从肠管的近端一寸一寸开始探查病灶。最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你们要不要猜一下?」

    「他的回盲部长了一个溃疡。」绿间黑着脸直接公布答案,「高尾,你无不无聊,这种事有什么好拿来猜的。」

    「我错了小真你千万别生我气!你吃水果不我给你削!」

    这种话题火神一般是坐得最远的那个,黑子在挨着他和听故事的选项中毅然偏向了前者,不过他听得很认真,出于一种听众的素养他向专业人士问出了不明白的地方,「绿间君,请问你们是怎么探查病灶的呢,用手还是…」

    「当然是用手啦,医学剧里不都这么演么。哲你也应该看过不少了吧。」青峰用手捂了下午饭后的第一个呵欠,然后无意识瞄了炸着毛的火神一眼。

    「…我还是去洗碗好了。」火神都快被鸡皮疙瘩给淹死,拉起黑子死活让他作陪往厨房躲进去了。

    「火神仔好逊哦。」紫原也跟在青峰后面张嘴大大地呵欠一声,「室仔我有点困,你大腿借我一下。」

    「敦就这么躺下来不太好,毕竟是在别人家里呢。」冰室揉了揉紫原的头发,随后推开肩头那颗脑袋站立起来,「那我们先回去好了,我去给他们说一下。」

    「这就要回去了吗?都说你太宠那家伙了吧!」火神无奈地埋怨起来,站在盥洗池前几下冲掉手上的泡沫,「好吧,那你们下次再来玩。黑子我们去送一下。」

    送走紫原冰室没一会儿,赤司接了个电话也就因公事告离了。绿间高尾晚上有班下午要先回家里打点一下,难得周末桃井也约了丽子下午一起去逛商场。

    「看来还真只有我一个闲得蛋疼。」还是把频道调回了那个女主播,青峰陷在突然空荡起来的沙发里四仰八叉又是一个呵欠,「我也回去了,给你们留点二人世界。」

    「青峰君…」把青峰送到门口,黑子犹豫片刻还是说出了辗转心头一上午的话,「黄濑君要回国了。」

    「…哦。」青峰的反应和当初黑子告诉他黄濑要出国时漫不经心得如出一辙。「哦。」陈年电脑就这么卡在那里,又哦了一声进度条还是没有拉到最右端去。

    「我只是告知你一下,希望你心里有个准备。赤司君说会给他开一个接风派对,不过日期还没有定下来。」这是在告诉他大家都先一步知道的事,黑子抬着头向他投去担忧的眼神,「路上小心,青峰君。」

    青峰沿自行车道往车站慢慢走,大脑空白成一张纸,路过那家运动商店才想起之前和老板约好的事来。他推开门钻进去,依旧在低头刷网页的老板看到是他就站起来把一个包装好的logo袋递给他。

    「谢谢惠顾。」随着青峰离去店门也依照惯性回缩合拢,青峰提着手袋站在那儿,突然就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去。他无意识抬头看了眼天气,太阳在当头气焰嚣张得很,满目金色把他整个人都弄得晕乎乎的,有一点难受。

    到底是回来干嘛呀,莫名其妙,在美国那边混不下去了吗。

    难道说那家伙以为他青峰大辉就是那种不过区区四年就会把一切都抛到九霄云外,可以和他以老朋友的身份缅怀过去畅聊未来然后再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货色吗。未免也太小看人了。

    「接风派对,接风派对…」青峰一边左顾看车,一边忿忿不平地口头念着,「黄濑凉太,就先放你过几天安生日子。」


tbc.

对不起这文暂时坑了,实在想不到他俩会因为什么而分手,想了好几个思路都不合适,热情也退了,我先缓一缓吧……


-感谢阅读-

评论(39)
热度(110)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