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青黄]内在的时钟

这个为你而改变的时钟。



    黄濑总是觉得他的青春年少太长了,长到他把几乎所有感兴趣的事物都尝试了遍,却还是没有进展到被允许燃上一支烟的年纪。但黄濑还是偷偷尝试了抽烟,就在上课期间教学楼的天顶,那里总是很大风,身上的烟味可以很快被吹散。


    他可不像其他稚气未脱的男学生,以为抽烟就是变得有男人味把到妹的捷径,毕竟他身边可不缺少爱慕他的女孩子,而且他对把妹这种事完全不感到有趣。烟是他从父亲扔在茶几上抽了一半的烟盒里拿的,用纸巾包着一直揣到了学校,打火机就在校门口的便利店随便买了一支,当时他还笑嘻嘻对年轻的女收银员说要买回去把不及格的试卷都烧掉。烟味很呛,是他可以承受但却并不感到欢愉的体验,他只抽过一次就放弃尝鲜,下楼回到他作为一个不太寻常的中学生模特看上去似乎很优良的人生。他好像是在利用抽烟这个成年人的行径,想要匆匆加快他的人生进程似的。可惜抽烟也没什么有意思。


    学习当然是很无趣,黄濑只把它们做到勉强OK。运动很有趣,可以像快速蒸煮锅那样给他冷淡的血液很快蒸腾出汗水淋漓。他喜欢的活动都是可以迅速就让他热起来的,像运动唱K拍照或者是品矿泉水,最后那一项乐趣在于品尝之后马上就能知道是什么牌子,和刮刮乐的期待中奖心情很有一些相似。与之相对他不喜欢慢热的事情,例如画画读文库本下棋或者是动脑子,在这方面他完全没有才能,要做这些他还不如继续他休息日的常态去涉谷逛街。他觉得自己还算是幸运,喜欢做的事情上多少都有一些天赋,模特也是,运动也是,这就让他可以在杂志封面里承托出说不清道不明的光感,在运动场赢过校队正选踢着遍布黑白五边形的足球向球门畅快进发。


    他的同班同学里有一个紫色齐肩发的高个子,最喜欢的活动是享用各种包装的零食。黄濑相信,如果有足够多的美味棒堆在他面前,他可以化身植物一整天不挪动方位。他是个很可爱的家伙,黄濑喜欢他毫不做作的简单纯真,但黄濑却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可以如此热衷于同一件事物,斗转星移十年八载都不会变的。他自己反正是不行,注意力集中不了十分钟就要换场景,要是把他放到图书馆里打发去查资料,手上刚抽出称心的一本来,还来不及翻开,眼睛就要自动捕捉起书架上下一本的侧标题。


    这个世界的信息流只会越来越多,动作慢吞吞是没办法尽兴而归的。可当黄濑从其中挑选出他喜欢的并上赶着把它们一样接一样认真体验后,他却感到了全部的兴味索然。对于他来说,世界太过丰富和轻易就会转入贫乏的怪圈。他常常也会想是不是双子座的青春太敏感,说不准每个人的生活其实都这样,透着某种程度的自命不凡,同时也是绝对的淡而无味。



    黄濑曾在一本书里看到过,世界里有三种钟表,挂在宾馆大厅墙上一排八个的分区时钟,决定外在世界事物演化的时钟,每一个人内心里的时钟。人生就是在内在时钟的催促下,生活在分区时钟的分针秒针里,并不断修改自身时间迎合外在时钟的旅程。将步调与外界拉到一致是必要的,这是合群的另一种解释,念书上班成家生孩子必须要在公认的时段里完成,不这么做就会被视为异端。黄濑想他就是那种不愿意修改内在时钟的人吧,因为他的时钟已经走得比外界都快了,他只能积极扮演着普通的中学生,做一些懒散上课,参加集体体育,挤公交上学,谈论摇滚乐队新单曲的行为。时间总是很容易走快,却难得放慢缩短,所以他的时钟到现在都还保持着固有的调调,过着不咸不淡外热内冷的日子。


    不过这倒真像双子座会做的事。他保持着内在时钟的安稳,却想积极加快外在时钟的历程。人群里他看上去活泼开朗,对万事万物都秉承着强烈的好奇心,却又在独处的时候挂上一副无所事事的表情,无聊进生活的最顶层。他不自觉会这么想,哪一样都可以,只要能让他的神经紧张起来,身体炽热而挥洒出汗水,只要有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人存在——


    什么东西打到了他的脑子。


    真是形象全无的一个瞬间,那颗圆形物体携带的力道迫使黄濑前倾头部,吃痛而发出惊呼。是一颗打到他后就乖乖停留在他脚边的篮球,他捡起来,转身看向球砸来的方向。


    「啊,抱歉抱歉……」似乎是罪魁祸首的家伙举着一只黝黑的手掌,摆出一种双眼不对称的歉意,「你…不是那个很有人气很有名的模特黄濑君吗?」


    「拿去。」黄濑用出打到他同等程度的力道抛回了那颗球,眼泪差点痛到流出来。那个人笑着稳稳当当地接住,转过身而暴露出汗湿着紧贴在背后的背心,他抓着球急匆匆地赶回去,像是一点儿也不想错过今天的部活时间。


    他看上去那么畅快,敞在外面发育良好的肌肉非常具有运动的感染力,他的整个人都是那么充实饱满,就像是吸饱了水的海绵,他从黄濑的眼前远去,洒下一路饱和过度的滚烫汗水。


    他是不是可以带给我和他相同的有意思的人生呢?追着他走过去的黄濑停在体育馆门口,维持着书包带不从肩上滑落的姿势观望起来。那个人的黑皮肤很好认,身高也出众,他使出黄濑做不到的身手过掉所有敌手,用绝无可能的角度单手成功上篮。球被拍进框里发出哐当一声,他双脚稳稳着地,侧过脑袋看向突然出现在馆口的黄濑,「嗯?你是刚才的…」


    啊啊,应该就是这件事情,这个人了。黄濑心里的时钟啪嗒一声,指向了它在这个阶段应该指向的位置。他的表情振奋起来,如同其他沉溺于青春年少的中学生,他等待了那么久,终于将内在的时钟与外界的时间磨合。


    「我要入部…能让我加入篮球部吗?」他的眼神明亮而认真,冲那个满脸汗的黑皮肤少年转过来困惑又带着无奈的侧脸说道。


end.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些啥,可以当做奇怪的随笔。

在百度百科里搜黄濑凉太,右边相关人物第一个就是青峰大辉,要不要太懂。

宫地前辈真的好萌啊!我喜欢宫地前辈!期待着下一集的高绿表现。


-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37)
  1. 魔法少男巴啦啦ずヅ田园犬 转载了此文字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