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青黄]青峰夫人

灵感来自芥末的《大年夜一整天记事》里有一句“青峰夫人”。一瞬间心头居住的草泥马赤兔马的卢马照夜玉辛巴熊掌太大万般奔腾而过……请别拦住我将要甩出十块的手。



    啊…又是这一群人。想法在脑子里自动跳出,面容和心情早已是无风无浪。然而颇有些审美疲劳,毕竟是看了这么多年的脸,黄濑非常熟悉,偶尔还会在睡眠里梦到,虽然他真是一点都不想梦到他们。


    那不是什么好场景,他们收拢掩护在青峰身前,举着枪,枪口是黑洞洞的,射出来的东西将会带起一团血肉模糊。他们的表情是混着尘土和血腥的,就是青峰总会在绿间的诊所里处理好从不带回家的那些,那代表着,青峰抛弃了黄濑,在一片光影里调头,向他用视死如归堆砌的信念伸出手。所以他总是换得干干净净,仅带着疲惫回家,药水和纱布掩盖在衣服里,他抱住黄濑只需要他的存在来换得重生。


    啊…。桌后没坐着人,黄濑将手上的文件袋和U盘在桌台放下,想了想,他绕进去搭住旋转椅靠背轻轻拉开。原本的主人留下了温度,从黄濑的腿下和背后环绕起来。眼前的桌上是他认知中的杂乱无章,墨水笔和打印纸摆放在最顺手的位置,黄濑将手搭上去,似乎能和那个人隐隐重叠。


    他在这里坐着,便获得了头目的视野。黄濑用他琥珀色的眼睛看到,这群人正用戏谑的眼神死死盯住他,而他又用他带着青色耳钉的耳朵听到,他们的嗓音在不同的声带里辗转着,发出了同一句「青峰夫人」。


    并不是第一次听进这个称呼,然而黄濑仍感到头晕目眩,四个字蘸着回忆转悠一圈,急匆匆拉住他要往前行走的裤腿。红潮从他雪白的后颈漫上来,步入耳根,他稍微低下头,热气上涌的表情就被掩盖。


    今吉,樱井,若松,诹佐,还是他们四个,用这样的声调这样的眼神,拉着黄濑走回头路,从挥着手帕扑面来的时光里穿出。仿佛是在为现在做出预告函,黄濑想。



    黄濑曾很多次搭上从神奈川开往东京的新干线,从海常到桐皇,穿球服或者校服,给青峰发短信或者不发,直接去体育馆总是能看到人影。那时候已是冬季杯结束,青峰也重新回到那个卸下量角器的青峰,即将荣升为青峰前辈,背负着满满的期待和职责。若松成为新的顶梁柱,樱井负责盯住放学后不让乱跑的青峰,今吉和诹佐偶尔会去部活里走个过场,桃井就把不时更新的队员资料拿给他们看。


    他们对黄濑是很熟悉的,他来了之后可以直接在场边的观战椅坐下来。那天他穿的是球队的训练衫,短袖和蓝色,背后印着海常的罗马音,夹在今吉和诹佐之间从后望去一目了然。青峰在场中挥洒着汗水,篮球与他的手心仿佛连着一条回旋线。他揽球就要上篮,两个高大的后辈跳起来拦住了他。青峰咧开嘴笑容灿烂,换只手将球奋力抛给外线的樱井。樱井高举双手,推出篮球沿着半空的弧迹落入篮框。


    青峰明显是注意到黄濑了,或许从那一头金发出现开始他就分出心神,当他再一次亲手扣进一颗利落的绝杀时,他笑意张扬转过来瞥了瞥黄濑亮亮的眼睛。中场休息他往这边走过来,站定摆出居高临下,他伸出一只手向黄濑索要水瓶和毛巾,挑着眉的样子很是赖皮。


    「什么嘛,」黄濑总是这么回答,仿佛一瞬间桃井上身,「小青峰你真是,都不管我是从神奈川那边舟车劳顿赶过来的吗,怎么说我也是你……」


    他说到这里,不知道想到什么自己先脸红了。他将先前抬起来直勾勾看向青峰的眼神垂下,手指绞在腿前,长睫毛盖住眼睛不时轻微颤抖。青峰注视着他暴露的后颈,仍是白皙光滑的,他顺着衣领看下去,忽然明明白白皱起了眉头。


    「黄濑你不穿外套就跑出来了?不知道照顾病人很麻烦的吗?」青峰托起黄濑的脸凑近看了看,摆出一张说教的脸语气糟糕地说。他似乎是一瞬间动用了他那颗极简的脑子,模拟出从「黄濑不穿外套会感冒」,到「他感冒了我照顾他会很麻烦」这类高等动物心理来了。然而黄濑家的两个姐姐应该会在弟弟生病时抢着照顾他的吧,这就说明青峰的脑子考虑问题尚不是那么周全。


    「来,给我穿上。」他把长椅最边上随便搁置的桐皇外套拿到手里,从黄濑的头顶往他背后披起来,很好地按了按他肩头。「怎么会这么蠢啊你,简直是蠢到家了。」他勾着脑袋凑近他,带着一脸不自知的笑意,青峰张开五指,把眼前的金毛揉得乱糟糟。


    黄濑一左一右的今吉和诹佐在青峰朝这边走过来时就已经先知般往两侧挪开了距离,今吉还专门侧着头背过他们用以保护新配的眼镜。若松也从场上撤回了,他一边走看着黄濑说了声「哟青峰夫人今天你又来探班吗」,理所应当的表情。一句话似乎燃起了队友们多年的仇怨,今吉和诹佐刷的一下转回头看着黄濑「青峰夫人你真是辛苦了我们家王牌脾气很臭吧」喊得口口声声,见状樱井立马放下水瓶弯腰双手捂膝盖「对不起对不起夫人你不要怪他们口无遮拦」,桃井站在一边「小黄你可真是受他们欢迎呢」捂着嘴偷乐。


    就是这样一种心情啊,和当下重叠起来的,全方位的心好累。



    对岸的门咔擦响了,正主终于回到了这间办公室。黄濑立刻投去目光,青峰沉着脸沉着脚步走向桌台,扫视下属的眼神很有威严。黄濑翘着嘴皮压制住笑意,把之前自己放置的文件夹和U盘拿上手,模仿着青峰平日面对下级的姿态朝他举起来,「喏小青峰,你的文件夹和U盘我拿来了。下次再叫我拿东西你就等着回去跪搓衣板吧。」


    四周顿时响起一顿嘘声。青峰用眼角挨个瞟过去,他们才收敛神情恢复到衣冠楚楚。青峰轻咳一声,伸出制服外套下露出的手腕,把黄濑手上的东西转手接过。「嗯?」东西被他随手放下,他拧起眉绕进桌后来到黄濑身边。


    「黄濑你不穿外套就跑出来了?不知道照顾病人很麻烦的吗?」青峰就站在黄濑身边捏捏他被一身单薄衬衫覆盖的手臂,再摸到他的手是一片冰凉。时值入秋,那一天的太阳却好到万物腾出生气。黄濑背着阳光,却能看见所有的光影都打到青峰身上,青峰拧着眉的脸还是这么黑,这么帅,他脱下自己的警察制服,从旁给黄濑披上肩膀,旋转椅靠背挡了他一下,他就用手把浮起来的部分一点一点塞进靠背和黄濑挺直的背脊之间。


    黄濑突然觉得,被叫成青峰夫人好些年的事,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end.


本来这篇是准备放到和茉茉爆炸熊掌芥末的合集里的,后来觉得太短了,而且写得也不太好,就换成了另外一篇。

开学了,祝大家新学期好运连连,什么事都能顺畅起来!

之后要更新只能看天意了(噢不我的阿大和濑濑)


-感谢阅读-

评论(13)
热度(84)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