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青黄]被允许的世界

 @釉璃茉 


    青峰在黄濑的课上睡着了,就趴在人烟稀少的尾末,这一排只坐了他和另一个男学生,那小鬼戴耳机高冷地刷页面刷了一下午。


    他梦见青峰大辉在和黄濑做曱爱,那天正好是下着雨的清明,青色头发的男人把黄濑背压在地毯上,迫使他的乳曱头与粗粝的羊毛亲吻摩擦。他进入黄濑,听进他埋藏在嘴里支离破碎的呜咽,梦里的青峰觉得他俩像是动物,却用透明的身躯站在他们面前,狠狠咬紧了牙根。


    他可以看清那个叫青峰大辉的男人是怎么把精曱液射入黄濑体内的,他把性曱器抽出来,软下来的前端和黄濑容纳他的地方连出一条银线。然后他接了个电话,被上司叫回分局做那该死的任务,他只好提着裤子站起来,跟黄濑交代几句便匆匆出门。那是他唯一一次没有在事后帮黄濑清洗,而黄濑却因为前晚上赶工熬论文,穿好衣服便感到铺天盖地的疲惫。他将就着还留着两人气味的羊毛毯补了个眠,后面还塞着青峰的东西,醒来后额头有些晕,全身酸软像是一台早该回收的吸尘器。然后他也接了个电话,来自青峰的上司,那边只是说,抱歉…我们很抱歉。


    青峰就在这时候醒过来,下课铃吵在耳朵边翻腾出学生满怀的愉悦。前排的学生往前门走,后排的往后门走,一一路过了撑着脑子看向讲台的青峰,不解一眼又开开心心去留意走在前面的人书包上的挂饰。隔着三个空旁边的男学生从情形里判断出下课,不取下耳机收拾单肩包起身离开了这排。


    青峰不起来,只是注视着黄濑朝他这么走,拎着他的手提包踩着他的皮鞋跟,一下一下踏上台阶。他在想那些是青峰大辉的记忆,不是他的,只不过黄濑曾把一切都告诉过他,他在潜意识里串起来同化为了梦境。梦里那个人明明就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一样的身体,对黄濑的喜爱程度估计也一样,做曱爱时的狠劲肯定也一样。但他们不可能有相同的记忆,他是青峰大辉的续接,记忆只会在那个男人之后,咬住他的尾巴苟延残喘。


    「小青峰我们走吧。」但黄濑还是用叫青峰大辉的昵称这么喊他,就像那个男人还陪在他身边似的。青峰喔了一声,伸手要黄濑拉他才起来。


    街上下起了雨,青峰撑着一把大伞为黄濑遮挡肩头。这场雨是人工降落,原本的天气是暖黄的大太阳,人们总是觉得清明应该下雨,所以投票让政府实施了这场雨花。因为下雨青峰没有开车过来,现在便要走去车站乘公交或者打车回家。下雨天对于大学生来说是浪漫的,趁着打伞的机会能藏在里面做任何的事,青峰他们就看到校外的一个路边长椅上,两个重叠坐在一起的人上半身被一把红色伞遮盖了一切。


    在车站停下来时,黄濑吐出了一口绵长的气,侧过脸看着青峰,睫毛上有飘进来的雨珠悬挂。现在亲过去也是不会引起骚动的,全世界的法典都已经言明同性恋合法,但青峰知道,在外面亲他的话他还是会脸红得像个少年,露出那么可爱的表情,给路人看见就浪费了。


    这个世界被允许的越来越多,涉及伦理道德而不予研究的处置法已成为科学发展的障碍,就像招曱妓,国家再怎么禁止也会有私下不清楚的性曱交易,那还不如设立专门的法规,给这些威胁上帝权力的科学开一道门,但却限制这道门的宽窄。


    在上半个世纪里,科学家们致力于研究人形机器人,并将小说里影响力巨大的“机器人三原则”成功写入机器人的制动核心。而在这半个世纪,无性繁殖技术已被政府允许投入医疗使用,使用病人自身成体细胞克隆出新鲜完好器官早就是十年前玩儿剩的了,如今的科学思维已经达到,在一个人去世以后,经他的直系亲属或者婚姻伴侣允许,完全可以再造一个克隆人出来,连记忆都可以写入,代替原来的亲人继续陪伴在身边。


    法规的作用在于,对于某一个具体的案例,它能帮助判断该事件是否达到实施技术的标准,比如,原本的亲人是否已经完全不在世,是否没有犯罪前科,生前是否已签署过克隆知情书,以及离世年龄是否在操作允许内。为防止人口爆炸,超出七十岁的人是不允许被克隆的,并且克隆人生前有过子嗣则不允许再生育,若子嗣死亡,则只能在克隆他和再生一个之间二选一。克隆人所有的人生选择都会由专门的律师担任监督职责,相对地不再拥有完全自由度。


    而照着如今的趋势来看,在即将迈入的下一个世纪里,科学热度会集中在胚胎操作,进行胚胎干细胞的基因修改,比如,两个精细胞因偶然融合后形成的合子并不能发育为正常胚胎,但其遗传物质仍为23对常染色体,只是那一对yy性染色体影响了胚胎正常的细胞分裂。经过基因修正和后天营养基培养,这种异常的胚胎说不定也能正常发育,到那时同性伴侣也可以拥有自己的后代,使得其中一大部分优异基因得以遗传。(对不起我只是想写两个男人也可以生孩子而已……)


    黄濑没有为青峰写入青峰大辉的记忆,青峰自己也懒得要求,只是黄濑做什么事正好还原了场景,就会给他讲两个人前半生的故事。有两个少年因为一颗古典运动中的球体,被命运砸在一起了,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分别做了分子生物学教授和国家特警,然后结了婚,每天傍晚牵手遛狗散步。


    科学发展得很快,但一些传统的东西历经几百年后仍有留存的价值,比如雨伞和公交车,面对面的授课方式还有戒指。黄濑的手上没有戒指,他说把那个东西和小青峰还有他那只埋在一起了,青峰也没打算送他,他觉得两人已是婚姻的关系再送什么戒指感觉好怪。他还是做着特警,黄濑没逼他转去更安全的行业,只是让他自己选喜欢的,还用歪理支持他的选择。


    「不顾一切做着自己最喜欢的事,那样的人才是小青峰吧。」黄濑在他面前说这句话时有在笑,恳切的确立的,像是从窗外穿进来的阳光。那之后却再没有过比那次更舒心的笑了。


    车窗玻璃应用了荷叶的仿生学原理,雨打在上面就像果冻一样全部滑落,不会因为表面张力对抗了重力而黏附起来。青峰的脸穿过黄濑的肩膀,不带任何意识从车窗去看,紫原的手工烘烤店里客人寥寥,雨水从门口的屋蓬四角坠落像有人在上面倒洗脚水。晃过那家店后青峰就收回脑子,调整姿势靠得舒服,黄濑侧过头看他,笑了笑把头发散在了他肩头。


    从电梯出来的一瞬间黄濑同时按下了耳环上的细小按钮,家门便发出被解锁的那种声音,青峰单手掀起,屋子里的照明物也因为系统感知到热源而自动点亮。家政机器人自发启动了,滑动原始型的滑轮腿开始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他们没有购买仿真度很高的人形机器人,那种东西大概都是被找不到女友或者男友的寂寞单身汉买走了,黄濑觉得被那种很像人的又不是真人的东西盯着在家里做事,毛骨悚然得很。


    黄濑去书房打开了他的全息电脑继续写新的综述,青峰就去阳台照顾冰室上个月送给他们的向日葵幼苗。人工是可以为花朵们模拟出最适宜的生长环境,但青峰希望看到用泥土培养自然光照射纯水浇灌而开出的葵花。照看了会儿他也去书房瞧一眼黄濑,视线盯在他因为躬起而透出衣服的脊椎,一节挨一节下滑,然而忽转移到地板上颜色艳丽的羊毛地毯。


    想起那个梦是这么不可抗拒。


    青峰进门的时候,黄濑的屏幕便响起了提示音,这种软件设计在于增加保密性,在不希望被他看见在做什么的人从背后靠过来时,可以及时提醒。但这屋子里除了青峰就只有那个笨拙的机器人,黄濑就没有回头关照进来的家伙。来人一步一步走近了,在他坐的椅靠背上撑起手肘,黄濑没由来地瑟缩了一下,感到青峰的短发扎在他颈侧,从那里一直舔到肩膀。


    青峰想在这个时候要他。作为伴侣,他没理由不配合。


    他们辗转来到那张地毯,身体已因为一路的亲吻而逐渐滚烫,青峰骑在他胯部侵身压住他,开始剥掉他上衣的扣子。黄濑用声控给电脑保存关机。


    「小青峰,我今天想做后背式…呀!」黄濑在青峰帮他扒下裤子时这么跟他要求,结果那个人却一口含住他的分曱身,直接帮他口曱交了。黄濑仰躺在地毯上,全身只剩歪歪斜斜挂在肩膀的衬衫,下半身来临的刺激太过分,他把精曱液全部射在了青峰嘴里。青峰咽下去了,埋起脸用烧灼的藏青火焰看他,他的舌尖伸出来,舔走了嘴角不听话的一丝白浊。黄濑差点不敢看,心跳都要停止了,不过青峰听进了他的建议,把他翻了个面跪趴起来,扩张几下后,火急火燎地捅了进去。


    黄濑在他身下放曱荡地呻吟,顶到了关键点他叫得就爽,摩擦得太狠他叫得就痛,他们的身体交叠在一起摇晃,灵魂纠缠着悬吊在天顶,然而突然一下,一盆看不见的冷水浇醒了青峰,冷汗渗出在他火热的身体,砸下来的灵魂差一点摔碎。他狂野的动作被按下暂停,头部缓慢地移动到身旁空无一人的地方。


    喂喂,这里真的没有其他人在看吗?那个透明的,和自己模样相同的青峰大辉真的不在这里吗?如果在的话,他会不会像梦里的自己一样,无能为力地站在那里,只有咬牙切齿的份?

    

    「不要、小青峰你快动啊!求你…」得不到满足的黄濑开始求他,收缩着穴曱口渴望他大开大合地操曱弄。青峰的心里流过那种坐过山车的心悸感,往里狠狠一插,黄濑的腰便剧烈抖了抖,高昂着头颅呓语出声,「求你…不要走……」


    青峰插过最后一下,把所有东西一滴不剩地射进他最深处。他从后往前搂着黄濑的腰,免得他失去力气瘫软在地毯上,黄濑的前臂支撑着肩膀,金发垂下来明亮的又是难过得要命。「呜……」他开始哭起来,胸腔因为缺氧而剧烈鼓动,那些肋骨一根一根浮出皮肤,还有锋利的肩胛,流畅的背脊连接着深陷的腰窝,这场恸哭凝聚起他身上所有的美,让还连在他身体里这个也叫青峰大辉的男人,被一阵巨大的悲哀吞没。


    「主人主人,晚饭窝已经做好啦~啊……呀!!窝、窝不是故意的!窝窝窝这就滚远一点去!」突然在门口出声的是那个够二的机器人,它用两条原始机械臂做出捂脸的表情吵吵嚷嚷地走远了,然后制动系统的声音也熄灭,它大概是自动关机了。


    在哭的和在伤感的都突然明白过来了场景,借着相连处感知到彼此的情况,黄濑一下收了声音,堵着鼻子吸了几下,青峰这就从他身体里退出来,再像翻硬币那样把他翻到正面。


    他突然压制住黄濑的手腕,抓在耳朵旁边蹭到那些金发,黄濑的眼睛红潮泛滥,带着茫然无措看向正上方,泪痕挂在眼角和脸颊委屈得一塌糊涂,现在却没办法帮他擦去。青峰逼视了他一阵,还是放开一只手腕,先给他擦眼泪水。


    「小青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黄濑拼了命地跟他道歉,表情难过得那么无辜,他把青峰的脖子勾下来,讨好地一寸一寸地亲吻他。青峰抢去主导权,伸出舌头在他口腔里翻江倒海地搅动,停下来换一口气又再次逼迫地吻他,恨不得用什么东西把这个人溺死。黄濑的手始终扣在他后颈,憋不回去的泪水却从眼角一直流一直流。


    今天是清明节啊。青峰大辉殉职的日子。


    眼下的青峰记得自己曾经这么问过这家伙,「黄濑,我要是又殉职了,你会再做出一个克隆人的吧?」


    黄濑只愣了一下,点点头很是坦然地说,「小青峰猜对了呢。我要是离了小青峰,根本不可能独自活下去的吧。要是你也离开我,为了活着我也只能那么做了。」


    青峰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我不会死的。也不会让你死。」


    黄濑笑起来了,明亮温暖得不像在抱怨,「他也是这么说的呀。我也信了,可是没办法。小青峰你也不要说要换工作哦,那就不是你了,我喜欢的那个青峰大辉,他总是这么一意孤行,中二起来三匹马都拉不回头,但他就是这样才够帅气,每次在他面前我都超级丢脸超级逊……」



    他回到面前的场景来。黄濑抽噎了一声,眼泪终于止住。青峰再次帮他揩眼睛,揉着他头发作为安抚。


    「明天我要去买一对婚戒。要是我食言了,你就把它们跟我埋在一起。」


    「……」黄濑沉默着看他,模糊着眼睛弯起来笑,「他也是这么说的呀。」


end.


这个克隆人青峰后来没有殉职,陪着黄濑走完了一生,所以也算是HE吧……这个是点梗,不是我的脑洞,憋揍我…


-感谢阅读-

评论(25)
热度(68)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