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叶宫]农夫与蛇,吕洞宾与狗,宫地前辈与小太郎

第三次的旧梗重写,主要是想到了这个奇葩名字,感谢春晚节目,我手痒忍不住了。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宫地家名字叫做小太郎的田园猫又不知蹿到谁家的屋檐去了,他放心不下于是关了店面沿街一边呼唤一边找,当走到某个连接两条商业街的长阶梯底下时,他家虎斑猫忽从最上方大摇大摆地散步过去,旁边还经过了一个年轻的路人。他什么也不管了,大喊大叫一声「小太郎你给我站住!」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逮猫。他家猫猫喵喵叫了几声,倒是很乖地停在原地等着主人来抱。宫地拎起他后脖子脸对脸说教埋怨了一阵,那从刚才主宠两人相会起就再没挪脚的路人突然杵在那儿发了话,「那个,你认识我吗?」


    宫地拿出看精神病逃犯的眼神看人。毫无疑问他觉得这人有病得治。「不认识,你是谁啊。」


    那个人摆出直挺挺的表情忽然抽筋般扭动一下,然后就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和宫地的猫简直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外加拟人版,「我是叶山小太郎…你刚刚才叫了我的名字诶。」


    稍微攀谈几句就知道了,这个和猫咪撞名的路人原来不是从山上的病院逃下来的,而是一个无辜的来自京都却在东京繁华的商业街上迷失自我的路痴。作为热情友好的本地人代表,好心的宫地抱着猫送他去了公交车站,指引他坐哪路公交可以回到他口述中来时的目的地,并在沿途的交流下得知,这猫眼男即将毕业的大学和自己去年含泪不舍的母校正是一家。


    大家都知道农夫和蛇,吕洞宾和狗的故事吧,中心思想反正就是助人反被害,宫地明白在人心不古的当代这样的事挺常见的,但没想到会发生在这么精明暴躁的自己身上,具体可以归纳为,他好心送那个迷路的学弟回他自己知道的地方,却在被他假借手机拨电话后,从此日日被此人纠缠,痴汉度可以在十分里打到九点九九分。


    当然,大家也知道这两个故事最终的结局吧,蛇吃掉了农夫,狗咬穿了吕洞宾,以此类推,小太郎追到了宫地前辈。就是这样谢谢你看完这个没营养的故事。



[曾经第二次重写时弄的后记]


    「我居然给自己的猫取了一个和你一样的名字诶……也太巧了吧。」

    「这不正好说明,我会遇上前辈是命中注定嘛!而且这样前辈每次在叫猫咪的时候,是不是都会想到我啊?」

    「…绝对不会请你去死谢谢。」


end.


-感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30)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