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青黄】夏天要吃糖 (短篇fin)

摸摸芥末,忙里偷闲为我写文不能再感动!

谢谢你,我每天都会开开心心的ww


芥末:

*因为今天草狗生日哦hooooo @田园犬 草狗真是我在青黄圈子里认识的最温柔的人了能够相识真是太幸运了w草狗我好喜欢你(和你的文)啊让我舔舔你!生日快乐汪!希望明年也一直做一个像现在一样温柔的人以及能够每天都开开心心的w

*好久不写短篇手生到裂了对不起QAQ





早上七点半的闹钟准时响起。青峰随着闹铃声从床上坐起,一手按掉闹钟一手抓起床头柜上的制服,穿戴整齐刷牙洗脸,捞起挂在门背后的钥匙和桌子上的小盒子急匆匆从十三楼往十二楼冲。

钥匙不负众望地开启1201号室的大门。他脱了鞋光着脚进厨房,熟练地开面包机,把昨晚放进去的面团倒出来放在盘子上静待冷却,然后顺着一模一样的房型中一模一样的走廊杀进最里面的那间卧室。

宽大的床上,他的楼下邻居兼楼下甜品店打折券的开创者兼现任恋人还抱着抱枕穿着那件被他吐槽“宛如一只巨型老鼠”的灰色龙猫睡衣睡得一本满足。青峰挽起袖子看了眼往左走了三十度的分针,抓住面前毛茸茸的龙猫尾巴,用甩被子的姿势全力一甩——

说起来这么简单粗暴的唤醒方式真的好吗。

事实证明这是最高效的方式。这么一晃荡黄濑瞬间清醒,翻了个身从棉被里探出头来:“小青峰啊,早上好……还没到点吧?”

“今天送你去‘糖冠’。”青峰松手整整衣领,言简意赅。

 

十分钟后,居民楼楼下。

“今天晚饭想吃什么?”青峰推着自己除了铃不响浑身响的自行车走在右边,左臂上挂着黄濑的胳膊。他还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拖着慢跑鞋走得踢踢踏踏:“芒果吧芒果好了……好想吃甜的啊。”

“甜品店老板还会想吃甜的?你倒是不怕自己被酿成一块芒果干。”青峰好笑地瞥他一眼,“说主食啊。”

“随便,就是想吃芒果。”黄濑抓着他的手臂前前后后地晃荡起来,小声嘟囔:“都快夏天了啊,想当年认识的时候也是因为芒果……”

青峰搞不懂他为什么会把芒果和夏天联系在一起,只不过黄灿灿的东西大概都代表夏天吧。

芒果。阳光。黄濑。都是如此。

青峰搬来这个建筑群宏大的小区快满一年。新人上岗被分派到偏远地区的小警局大概都会委屈地想哭他却毫不在乎,只不过这郊区地方的小区实在是大得离谱,从正门口走到他家楼所在的四区都得走上一刻钟——这还是建立在选择最近路线以及不迷路的基础上的——而且人员稀少,步行的一路上见到的野猫比人还多。

拖着两个行李箱搬进单身公寓,打开箱子就看见满满一篮子红枣。青峰反应过来这是当初自己推辞多次的“给领居们分发来搞好关系的小礼品”,明明都拒绝掉了但自家母亲大人还是不知什么时候塞了进来。青峰从来不喜欢吃这种不能填肚子还打着养生旗号的东西,他叹口气脱掉刚刚换上的拖鞋,拎着篮子出了门。

也不知道这鬼地方到底有没有“邻居”这种东西的存在。

在敲对门五分钟无果,敲楼下的1202门洞十分钟无果之后,青峰大辉实在是对“十五分钟就能敲开1201号门”这一事件抱有怀疑态度。

索性那户人家并没让他失望。伴随着隐约的“来啦来啦请稍等一下”的声音,厚实的门被“吱呀”一声打开。青峰靠着门框实在无聊,信口念起自家母亲大人教的台词:“你好我是住在你楼上1301号室的青峰,很高兴与你做邻居,这里是一些红枣请收下,有补血养颜美容美肤的效果——”

这么无聊的台词不把对方吓跑大概也能让对方认为是推销员然后“砰”地一声关上门吧。

“你好啊终于有邻居搬过来了我好开心!我叫黄濑哟谢谢你的红枣——”

干净明亮的声音响起,手中的篮子被一把接过,站在门后的黄发青年笑得非常爽朗:“请稍等一下哟小青峰,我有些东西想给你。”然后迅速杀回屋里。

哈?初次见面就送东西?汉子你不会是看上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了吧不不不不我志在大胸妹子我也不相信一见钟情的啊。青峰完全没有意识到“初次见面就送东西”的行为是自己先做出的,有些紧张地站直身子搓搓手,探头探脑地向门缝里望进去。

房型一模一样的缘故,很容易就看见那个明黄色的身影此时正在厨房里忙忙碌碌些什么。

这么说来他好像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样子……到底是什么人才会在大学毕业之后就到偏远郊区的单身公寓独居啊,是哪个闹离家出走的富家子弟还是怎样。不过那人也的确长得好看,若不是刚才见面的时候内心一直在碎碎念说不定还算得上惊鸿一瞥?

大约两分钟之后他就匆匆跑出来抱了个黄色的大芒果,依然笑得粲然:“妈妈说不能让送礼的人空着手回去,总之很高兴能和你做邻居,以后也请多多关照!顺便一提这个小区的二区那里有条商业街,我是那里‘糖冠’的老板,欢迎以后多来光顾。”

搞什么,原来不把自己关在外面是因为他自己也是个做推销的啊,青峰搔搔头接过芒果和那张暖黄色的小卡片,喃喃自语:“谢谢。”

芒果的香气诱人。

“所以那时候我以为你只是个做推销的啊。”二人走到有人行道的地方,青峰放慢步伐示意黄濑在上面走,黄濑不领情地依然挂在他身上,笑嘻嘻地回答:“所以小青峰也没想到后来会和我有交集是吧?”

本以为只是礼节性的问候,没想到这个楼下邻居却是真的热情洋溢,一开始他经常在周末大清早就在家里开搅拌机吵得人不得安生,青峰一忍再忍最后难以忍受的时候也上去敲过门,得到一个抱歉的微笑与一碗甜甜的杨枝甘露。

“最近芒果上市了,因为刚刚去菜市场看到了特别新鲜的芒果所以忍不住想要动手做。”他这么解释道。

青峰端着玻璃碗坐在黄濑家的沙发上,电视里还播放着早间新闻,早上七点的阳光透过大窗户落尽房子里,一格一格爬上木质地板和黄濑的发梢。被这样的情景磨光了脾气,青峰只好问:“那你做完吃不掉怎么办?”

“给楼里的邻居发发咯。”黄濑看到他惊异的神色,补充道,“你不会以为这栋楼里只有我们俩吧。”

正说着的时候就有人来敲门。黄濑匆匆落下一句“你慢慢吃”就急忙忙跑过去,青峰拿着碗跟过去。

门外已站了不少人,老老少少都有,还有几个金发碧眼的面孔。他就这么站在黄濑身后,看着他对着门外的一大群人微微鞠躬,声音中带笑:“抱歉给大家添麻烦啦,今天做了新版本的杨枝甘露要不要进来尝尝?”

然后回头大叫:“小青峰快来帮忙盛啊。”指挥地毫不不客气。

糖冠暖黄色的招牌已经模模糊糊地出现在视野里。

“那时候你也真是自来熟。”青峰如此评价道。

“因为小青峰给我的第一映像是个善良的人啊,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初见面就叫你小青峰。”黄濑跳上人行道,踢一块石头。

“善良?难道不是黑面鬼之类的吗。”

“好有自知啊。”黄濑眯着眼笑了一下,伸手对太阳笔画,“但是刚刚搬过来就想要摆放邻居的人应该是善良的人吧?”

青峰心说等等等等真是你误会了,这哪能呢我看起来像是这么事儿逼的人么,笑意却慢慢染上嘴角。

告白的那天是万圣节。

黄濑说是想在糖冠办个晚会来感谢一下一年来光顾的客人们却又觉得人手不够,直到万圣节的前一天才敲开青峰家的门双手合十说:“小青峰我万圣节准备在糖冠开party你来玩吗?”

“开party?”青峰彼时还叼着牙刷,白色泡沫挂在嘴边。

“喏这是请帖。”黄濑递过去一张简陋的A4纸,墨迹尚未干透,歪歪扭扭的假名几乎是在纸上跳舞,唯一整齐的只有“糖冠”二字,后面的“万圣节感恩派对将在X月XX日展开”越写越歪。黄濑注意到青峰在打量他,连忙把手上的记号笔别在衣领上,“嘿嘿嘿请帖是新出炉的别在意啦……”

声音越压越低。

青峰没说话,回房吐了嘴里的牙膏沫子后走出来继续抱臂看着他。黄濑被他盯得受不了,索性放弃掩饰:“好吧好吧我就是缺人手了!小青峰你来嘛来嘛我以后都给你打折!”

青峰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觉得好笑,本想连带着上次他让自己帮忙分发甜品的份一起好好嘲笑他,话出口却成了:“几号几点?”

“……诶?”黄濑抬头,满脸的不可思议,“你真的来?”

“废话。”青峰有些懊恼自己的脱口而出,低着头下一秒就被扑过来的金色身影抱紧。

“我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小青峰谢谢你!”

结果被分派到的任务还算简单,穿上骷髅的连体衣戴上头套然后给熊孩子们发糖就好。

蜡烛在小店门口的桌子上慢慢燃烧着,原本包围着青峰的一大圈熊孩子们也慢慢散去。青峰摘了头套刚想坐到一边歇会儿,忽然被人从身后抱住腰。他想也不想地抓过身后那个小鬼的衣领拎到面前,居然是个扎着小辫儿的小姑娘。小姑娘看他一脸凶神恶煞似乎吓得想拔腿就跑,介于一些特殊原因只得怯生生地站住开口:“骷、骷髅叔叔……那边的幽灵哥哥跟我说让我跟你讲‘我喜欢你,我们交往吧’就给我糖吃。”

青峰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穿着一身白衣带着面具假扮幽灵的高挑身影,正在装模作样地东张西望。他有点无奈,蹲下身子摸摸女孩的头:“那糖呢?”

小姑娘从口袋里扒拉了半天终于找出一块奶糖,得意的朝青峰挥舞的时候被他眼疾手快地一把抢过。见她作势要哭起来,青峰连忙从兜里掏出两粒巧克力给她:“哎你别哭啊,我给你两颗糖你去给那个幽灵哥哥说‘我要吃糖’。”

小姑娘吸吸鼻子,瞅了瞅青峰还攥着的那粒奶糖,想问什么最终却没问出口,哒哒哒地又跑了回去。

青峰起身,隔着摇摇晃晃的烛光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和白色的身影说了些什么,然后那个身影就慢慢地走过来。

隔着鬼怪面具声音传出来有些闷闷的,笑意依然掩饰不住:“小青峰超差劲的啊,小鬼的糖都要抢哦?”

青峰耸耸肩说,谁叫那是你给她的啊,下一秒就被柔软的双唇和巧克力的甜味堵住话语。

“那我进去啦,小青峰一路顺风!”

黄濑站在糖冠门前的木质台阶上,青峰推着车刚要跨上去,忽然被叫住:“小青峰你过来一下。”

“啊?”

黄濑跳下一阶楼梯站在最矮的楼梯上,仍然比青峰高了几十厘米。青峰在他面前站定,黄濑偏偏头,略长的金发已经有了垂落的质感。

阳光穿透绿色的香樟树叶,风随叶动,光影斑斓落在他身上移动,已有了几分夏日的味道。而在灿烂的温暖的夏日里,是应该有一些温柔的甚至炽热的故事发生,应该有一些感情慢慢萌芽生长。

随后黄濑微微弯腰,在他额上“吧唧”一口,跳上台阶挥挥手:“拜拜!”

“恩,拜拜。”青峰应道,然后跨上自行车,随着劣质金属叮叮当当的响声慢慢爬过小区门前的桥,越过装有喷泉的小广场,自行车汇入车流。

口袋被那个早上放进去的小盒子塞得鼓鼓囊囊,事实上那个盒子已经在他的裤兜里呆了整整三天,硌地他大腿疼。

而那句理所应当顺理成章的求婚迟迟没有说出口,至少现在还没有。

不过那一刻的到来应该会很快,很快——

————END————


评论(20)
热度(91)
  1. 漣小年的夢世界田园犬 转载了此文字
    甜哭了wwwo(≧v≦)o
  2. 草狗儿芥末末 转载了此文字
    用小号再转一次!以后都会用小号转啦~ 再一次谢谢芥末!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