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青黄]捡到了

    奇迹众听说青峰捡了只狗。都炸了,就是表达炸的方式各有千秋。

    火神是听黑子说的。他俩是一个消防系,又都进了宣传部,两个人蹲在同一块展板前涂涂画画的时候,黑子就把这事儿直接跟他讲了。接着火神喊来了学姐,帮他补救涂得流出来的那几个明黄色箭头。

    黑子是高尾讲给他的。他们都报了图书馆的流动管理员志愿活动,清早候在馆口盼老师来开门的时候,高尾就跟黑子侃起了他家小真,侃完后又顺便说了青峰的事儿。黑子当天上午就弄错了好几个还书同学的交还日期。

    高尾和绿间同在临床一系,寝室对门正好是党待室。那天赤司召集一干精英坐进去商量什么重大会议,差了几只笔,亲自过来敲门,似乎是作为谢礼就把青峰的最新动向吐露给了他们。之后绿间没明说,但捧着病理书复习的那一下午走了好多次神,走完就会推眼镜,高尾知道他是分外想去瞧那只狗长什么样子。

    青峰那个人是不会把这件事主动往外说的,他的那几个除了上课打游戏万事不管的室友也不会怎么说。桃井是生活部的干事,周三去他寝室检查卫生,就听见他们那个漏水的厕所有奇怪的生物在叫。桃井怀揣着青峰不自在的神色哒哒走向厕所去看了,远离漏水管的地方靠着个装兔子的笼,装着一只比兔子还小的黄犬。青峰站在她背后的阳台摸了摸脖子,有史以来向她做出了请求的姿态。桃井摩拳擦掌地问完了始末,回去后也没对同僚们说,就觉得有必要跟赤司汇报一下。党待室的主位上赤司面带和蔼笑容呼了一声「有趣」。

    紫原跟桃井还有青峰都是警察系,上党课时正好分坐在了同一排。听说后的紫原哗的一下睁大了眼睛,桃井和青峰这才看清,原来这家伙居然是那么深的双眼皮。

    于是在捡回那只狗的第一个周末,青峰赖床的寝室第一次在大清早陆续被学校的风云人物敲破了门。明年大三会搬校区,怎么说也是还要再住一年的,青峰还真怕吵到室友扯皮,本来养下这只狗已经让那群撸啊撸不是很乐意了。青峰抱起他的小狗踏出门槛,由前后左右的七彩脑袋夹击着,出这个园区又拐进对面的园区,大摇大摆坐进了党待室。

    交了个派头大的朋友也是蛮好的。起码党待室随便用,关起门来谁也不知里面在搞什么思想汇报的东西。

    青峰把他的狗放上了会议桌。桌面是由四张大方桌拼起来的,正中间接缝的地方堆着几摞文件山,狗狗第一时间爬去了那里,把两个前爪搭上去摇晃短成一截的尾巴。桃井用随身的花露水喷了喷自己,又去问白皙的黑子要不要,最后见蚊子来势太汹,干脆起身去点了盘黑黝黝的蚊香。紫原掏出一颗大白兔捏在指肚甩甩,成功把狗狗诱了过去,他就趴下来看它的小鼻头一下一下地耸。这只狗真的是很小只,出生或许都不到两个月,伸出来的舌尖也是小小的,舔舔糖纸之后又沿着路径舔到了紫原的手指尖。青峰不乐意了,皱着眉朝狗狗拍了拍掌,喊它「小黄过来」。狗狗还真听他话,挥动着小短腿就往他这边跑过来,作势扑进他掌心求蹭。话说突然爱心满点的青峰大辉还真有点恶心。不如说是从未有过的恶心。

    这名字太土了,桃井有点受不了地说,「阿大,你别认不出狗狗的品种就给它取田园犬的名字好吧?」

    「赞同。」绿间别过头去推了推眼镜。太可爱了,他也有点受不了。

    「青峰君,既然要决定养它,你就该更加认真地,取一个和它相称的好名字才对。」火神实在怕狗没有来,语重心长的黑子有一点寂寞。

    「赞同哦。」用糖果吸引小狗半天都不再过来了,紫原就打算剥开那颗糖自己吃掉,被赤司的眼神及时制止。

    赤司逆时针扫视了一圈,众人立即正襟危坐。赤大大要发表重要言论了,处于言论中心的青峰给小狗也摆弄了姿势,扯着尾巴拖转了一圈,让它的小脸在桌上规规矩矩正对着大大。

    「大辉,你已经决定好要养它了吗?不在中途抛弃,生病也会悉心照顾,带它上医院接种,定期检查,处理大小便,教会它怎么适应人类社会——它的幼小、壮年和衰弱,从头到尾都有你在。要你保证这些事都能做到,我就网开一面,帮你瞒过这一年。」

    「我保证。」青峰的眼神亮了一下,看向了手底小狗的脑袋,他的大手顺着毛茸茸的天灵盖一阵摸,最后抵达尾巴与臀部相交的地方,抚了抚又轻轻拍了一下。小狗扭着脖子回头来看他,在空气里冲他吐了吐舌头。

    别说这一人一狗真挺和谐,不过乍一下凸显着父爱如山的青峰果然还是好恶心。

    「说起来,峰仔你们室友很烦的吧,在你那寝室养狗是不是比较难办哦?」紫原的头在胳膊上歪向赤司,「赤仔,你说让峰仔搬到我们寝室来怎么样?室仔这学期就要搬校区了,到时候我一个人住,有了峰仔和狗狗陪我就没有那么无聊了。」

    「批准。这样倒更方便掩人耳目。」赤司的手指敲了敲桌面,然后也点点头,「就这么办吧,大辉你意下如何?」

    「哦!这不是挺好的嘛!感谢感谢!那我今下午就来搬,把时间空出来,明天还要带它去医院体检呢。」青峰耸着肩膀从座位上弹起来,一米九的身高给坐着的人一看像棵风华正茂的松树。站起来后才反应着要去抱狗,正摊开手腕,赤司的眼神又一次压过来,「大辉,你先坐下。事情还没有说完。坐下。」

    青峰收着肩背乖乖坐了下来。但狗狗已经投进了某人怀里,靠着男子汉硬邦邦的胸膛倒也不肯怎么挪了。他就抱着小家伙眼神热切地看向赤司。很像就等领导讲完话开饭的会议中公务员。

    「我现在要说的是名字问题。」赤司拿起手边的一支笔开始转,「小黄不行,逼格太低。」

    「是啊是啊,阿大我就说太土,你看领导都发话了。」

    「就是啦峰仔,你可是要养一辈子的哦。」

    「青峰君请在这件事上仔仔细细动用你的脑力,我代表火神君拜托你。」

    「你已经蠢得连给狗取名字都做不来了吗,青峰。」

    「吵死了你们很烦诶!那你们说叫什么?这家伙毛茸茸的又这么黄不叫小黄叫什么!」青峰炸了,拍向桌面的手红了脖子侧面的肌肉都扯起来了。狗狗有点被吓到,躲他怀里汪汪汪了一声,又抬脑袋去看青峰的脸,不明所以的眼睛圆溜溜得挺可爱。青峰的气场一下就变了,调整着手膀的重合度想把它抱得更舒服一点。还是那句话……要不要这么恶心。

    「阿大你看,小黄自己也不喜欢这个名字对吧,你看它看你的眼睛,装的满满都是『我想要个更帅气的名字,拜托你小青峰』对不对!」桃井把两个掌心贴上了自己的脸,歪着头摇来晃去,「你看它这么可爱,怎么能叫小黄这么通俗的名字呢!」

    「小青峰是什么玩意儿!五月你别来惊悚我!把你的手从脸上拿下来,真不萌!」青峰再度嘶吼起来,深感交友不慎。小黄往他怀里钻得更深了一些,侧脸紧贴着胸膛,还拿小爪子胡乱挠了一下。青峰的画风又变了,垂着眼神流露出人道主义的关怀,人性的光辉在他后背闪耀,噢……眼好痛你知不知道。

    青峰一下没了脾气,「那这样…反正必须要有个黄字,其它的你们帮忙给想想?」

    「我们给它取个正名嘛,四个字的那种,阿大你说好不好?」

    青峰在另四只都很白的胳膊举起来间不得不点了点黝黑的头。

    「我们可以先来想一想,姓氏里带Ki字的有哪一些。」黑子把手机掏了出来,不慌不忙地搜索着。

    「带Ki的姓氏好像不多哦,我就记得好像有Kise,Ki……没了,我只能找出这个来啦。」紫原刚说完黑子那边检索结果好像也出来了,他把手机收回了兜里,「确实如紫原君所说,明面上带Ki的姓氏只有Kise,但自行编造无人用过的姓氏也是可以的。」

    「算了好麻烦,就叫黄濑吧。好了下一个是名字,能不能快点弄完。」因为一直要抱狗,青峰不能把手搁桌沿上,再把脑袋搁手臂上了,有点烦躁,「姓氏都决定好了,名字什么的随便吧,反正平时也只能叫一个。」

    「对了阿大!黄濑是男孩子吧?」

    「嗯?这个还真没注意过……我看看。」青峰的两手同时托着小狗的后脑和臀部,整只一下翻过来,变成了抱小baby的那种抱法。黄濑从没经历过这样的姿势,四只腿颇具反抗意识地蹬起来,青峰就用上方的手钳住它的脖子,下方的手离开臀部,直接来拉开了踢踢踏踏的后腿。他这么一拉,黄濑反倒是乖顺了,好像是觉得有点羞,头一歪藏进了青峰的胸口和桌沿。

    「…公的。」青峰无比自然抬头说了出来。桃井又把她的脸捂了起来,「阿大!你当着女生的面在做些什么事啊!你看人家黄濑都害羞了啊!」

    「不是你问我的吗!你问我我才做的不是吗!而且一只狗能有什么害羞!」说着话青峰低头去看了黄濑,正把整个脑袋埋在他衣服外套里,尾巴垂落着紧紧贴住后腿缝,一副被青峰欺负过头的良家狗狗的样子……

    「差不多了,都回来想名字。」赤司停止了转笔,手一松扔在桌面,滚了好几圈撞到文件山停下。

    看完闹剧的黑子立刻响应了党的号召,「是男孩子的话,名字的最后可以带有『也』『太』『介』什么的……」绿间在他旁边点头表示赞同。

    紫原来帮忙做出筛选,「不要『也』哦,黑仔和室仔的名字里都有这个字了,也不要『介』啦,感觉不够帅气,我觉得『太』很不错哦。」

    「行了那就叫什么『太』,你们快想。」皱着眉本想当甩手掌柜的青峰忽然眼睛亮了亮,接起自己的话说,「叫Ryo好了,这家伙怕热,Ryota也很好听,不如就这个吧。」

    我们是真没看出它怕热——明明就一直在往青峰这块吸热的皮怀里钻。不过这名字真不错,Kise Ryota,是个可以念得很响亮的名字。

    「大家都没异议的话,名字就这样敲定了。」赤司这次是顺时针扫视完毕,然后直起身让自己比所有人都高上一截,宣布,「暂时告一段落,散会吧。」

    全部人都站起来,扯扯衣角鱼贯着走出了党待室。青峰还是被前后左右的七彩脑袋围着,把黄濑抱在他的外套里藏着。

    左方的黑子转过头说,「青峰君,下午的搬迁需要帮忙吗,我可以和火神君去你们寝室帮你。」

    紫原后知后觉地也说,「那我也可以去帮忙哦,叫上室仔也不错。」

    绿间在右后方推了推镜片的反光,「我不行,下午有计算机的选修。」

    赤司走在最前方,「我下午要在寝室做全系的表,也不能去帮你。不过你们这几个人差不多也够。」

    桃井就在他右手边整个上半身转过脸来看他,连衣裙的下摆都划出了弧度,「那我去小紫的寝室先帮忙打扫一下吧!」

    「驳回!」全部人异口同声,连语气里的惊悚都是一样的。

    「怎么这样……」桃井撅起了嘴,不过她再接再厉,「那我回去做好腌柠檬,等你们做完劳动就帮你们端过来呢?」

    「更加驳回!」这次连赤司都回身表态了,他还不想自己的得力干将们因为旷课一整周而被记小过。

    说话这会儿青峰已经穿过去抵达了他所在的园区。紫原和桃井也在这个里面,绿间和赤司是刚才那个园区的,黑子的园区在沿着这条生活街再走过去的一段路。

    于是各自挥手道别。

    青峰走回他的寝室门口,换成单手抱着黄濑,另一只手摸了半天钥匙才杵进锁孔开了门。每一个周五的晚上室友们都会嗨到飞起,接近正午的现在还是没见个清醒的人影。黄濑轻轻汪了一声,意思是已经回到家,不用再出力抱着它了。青峰在它鼻尖上刮了一下,仍然抱着它直接去了阳台,对着照耀万物的阳光,把它正对自己举了起来。

    黄濑的脑袋左右转了转,腿弹了弹,最后安静下来,从高处望向那个把它从花坛里捡回来的青峰。你就是我的主人了。我会陪你一辈子的,小青峰。

    青峰看着眸光分外认真的小家伙,扯开一个打败太阳的笑脸,把它举近了额头相抵。

    「以后就请多指教了,黄濑。」



end.


-感谢阅读-

评论(21)
热度(106)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