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叶宫]去见他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五月七日牛奶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丧心病狂的排版哈哈哈哈请接收我对你的爱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小太郎的座右铭是:趁热打铁。

宫地前辈的座右铭是:一心一意。

觉得好般配呢ww

副cp高绿,黛赤



    阳光像一条缎带绑在了桌面上,明晃晃却并不刺眼。叶山用上唇吸了只笔,将歪歪斜斜的脑袋支撑在右手上。做这种事的时候肯定不会只用三根手指,但他用上了一只手的全部手指,也没法做到打篮球那样专心致志。

    普通的高中生都会讨厌上课。小学生会,中学生会,估计连时间宽松的大学生也会。真心喜欢终身学习的人不是没有,但叶山并不是那样的国之栋梁。他的追求很简单,喜欢黄瓜卷,喜欢会做黄瓜卷的人,喜欢篮球,喜欢运球很厉害的人。所以他觉得自己喜欢宫地清志,因为那个好看的秀德前辈既会很漂亮的运球,又会做很好吃的黄瓜卷。

    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好看吧。宫地的眼睛好看,头发的颜色好看,对自己向他只用三根手指运球而不满的表情也好看,哪里都好看。

    好看的人谁不喜欢。所以叶山确认了,他就是喜欢宫地清志。对于喜欢的人,就是要时时刻刻想着他,想见到他。

    所以叶山又决定了,在这个太阳很好的午后,他要去秀德见他。



   午饭时分,叶山会跟篮球部的大家一起在天台解决。冬季杯过后,队里的气氛就变得和睦起来。食量相似的黛前辈和小征总会对坐在一块儿,吃几个同款的饭团,说笑着聊他们同时在看的文库本。无冠们没哪个有胆子说出口的,但能够意会是怎么回事儿。

    玲央姐的食量也不大,只是吃相有些像猫,又慢又矜持。根武谷不和他们一起吃,他食量是这几只猫加起来,待在天台上添不了饭。

    叶山吃完便当盒里最后一只黄瓜卷,卷着舌头舔了舔虎牙上的酱汁。他把面前这几个人看作几何图形,找到一个中心点,就看着那里顺其自然地说,「我要去秀德见前辈。」

    「前辈?哪个前辈?」实渕挑起修过的眉毛,掏出包香气四溢的纸巾抛给他,「啊啦,是不是上次跟你一对一输了的那一个?」

    同样也是前辈的黛千寻淡淡地看过来,默不作声点了点头。赤司也将眼神压在叶山肩上,声线温柔,语气是一贯的不容置喙,「小太郎,早去早回。记住,洛山的人不允许有失败。」

    叶山歪了歪头,有些不明白小征说的失败是什么。但他看到了重新又聚在一起说笑聊天的黛和小征,便有了试着去理解的模板。

    于是他直起身,舒展身体伸了个精神抖擞的懒腰,像旋开笔筒显露的轻质弹簧,被分神到不知哪里的淘气鬼拉扯。阳光暖洋洋地打在他后背,叶山睁着圆润的眼角说,「我保证啦,保证会成功。」



    从京都到东京,新干线是最佳选择。每个小时都有六七班车,时间任意选,两个小时就能到。可就是票价太高,对于一个平时看到什么吃什么以及看到什么买什么的普通高中生来说,12710日元并不是很能承受。

    叶山将他翻起来空空如也的裤兜又一点一点塞了回去。他可怜巴巴地看向了赤司,「小征,求资助。」

    赤司大手一挥,给出一张1万的面值和一张2千的面值。不止叶山,实渕和黛的眼神也亮晶晶地看了过来,因为2千日元的纸币在市面上流通得不多,普通人收到之后都不怎么舍得用。

    「剩下的零头你自己那里应该够了。」赤司学起了黛千寻那种淡淡的腔调,「要是这样都不成功,小太郎,你自己猫回来切腹。」

    「呜呜呜小征我爱你!我一定会带着大家对我的期待凯旋的!那我这就去啦!」天台的门被风吹得呼呼作响,叶山挥动着腿化作了吹响它的另一阵狂风。那道背影如此欣喜若狂,如扑食的野狗,如红布当前的西班牙斗牛……以至于叶山的脚步声已经消失在台阶里,队友们仍然愣视着空无一人的门框。



    算起来,离冬季杯过去满打满算已经两个月。黛前辈退出了正式训练,偶尔会来串场,不过中午饭仍会和他们一起吃。

    也就是说,这已经是叶山认识宫地前辈两个月又零几天了。但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从京都跑去东京。上次他也跑去偷偷看他,宫地还在上课,背脊绷得直直的盯着讲台上的大叔,心无旁骛的样子简直要把叶山挠穿。可等到下午放学,宫地抱着两本册子和同学有说有笑走出来时,他却放弃了冲出去跟人家打照面的机会。那时候叶山还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喜欢,他不知道,仅仅是凭着一颗无意识又强大无比的痴汉心魔障似的跑到了秀德来,却根本弄不清接着要做的是哪一步。

    可是现在他清楚了。从未有过地清楚。泛黄的耳机线顺着叶山的耳廓延出,他偏头望了窗外。窸窸窣窣的风景一晃而过,让他起初鼓噪的心绪像是沉入了海水中,不可思议地安定下来。

    去见他。不管会发生的是什么,下一秒是海啸还是陨石,他只想见到他,尽己所能地见到他。

    


    宫地前辈的手机号以及其他私密的小信息,叶山是去找高尾要到的。毫无疑问,这两个人有一些相似的地方,例如喜欢上的都是一个不坦率又真特么可爱的家伙,还都比他矮。叶山觉得,自己新开发出的痴汉属性正是被高尾传染的。

    但被传染了也没什么。他很开心,他很荣幸。他睁大猫眼咧开虎牙,在通往秀德高校的公交站里笑成了三月盛放的花。

    这世上有些事就会让你甘之如饴。它不一定会有结果,不一定每一秒都是快快乐乐。但抓稳了它就会快乐。

    喜欢上一个人就是这样。它将你从昨天的你抽离而出,为你换上新的血液,沸腾的却又是柔情蜜意的,推着你的后背怂恿你说,去见他,快去见他。



    想将你紧紧地抱在怀里。

    想要成为你独一无二的永远。

    想要进入你栗色的眼,被你紧紧地注视着,追逐我的身影,直到我去了目不能及的地方,你也能想起我来,微微地红了侧面。

    我喜欢你,所以我来见你了。呐呐前辈,你会像车窗外这美好的阳光一样,接纳我的喜欢,用你的声音轻唤我的名字吗?嗯……会有点儿悬。

    但不管怎么说,我来见你了。



    洛山的校服是浅灰色的制式西服,穿起来很麻烦,叶山不太喜欢。但秀德把人的颈子扣得严严实实的伪中山装,才更是叫他不喜欢。前辈的脖子和锁骨都很好看,为什么要把它们遮起来?不喜欢不喜欢,果然还是穿队服的前辈最好看了。

    他从洛山赶到新干线,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又从新干线跑向公交站,抵达秀德,全程是过去了接近四个小时。高中生已经放学了,但叶山还能赶上秀德篮球部令人惊叹的刻苦训练。

    他没能看见前辈露出胳膊和小腿的球服装,但看见了那人穿着湿透的运动衫,撑着膝盖喘气,又直起身撩起领口擦汗的样子。还有他拿上凉丝丝的水瓶,仰头喉结滚动的样子。

    于是他携带着柔情蜜意的血液沸腾了,直达一瞬间空空如也的脑海。

    他冲了过去…冲了过去,用同样热气腾腾的身躯抱住了他。他抱住他说,前辈,我终于见到你啦。



end.


稍微有个BUG,宫地应该是没有去训练了。

但那天他就是去了!就去了!我不管,反正小太郎终于见到他了就行(皮痒的节奏)

一秒钟反转:那人在叶山的怀里愣了愣,剪短的头发滴落几颗汗珠,健气地说,你这猫不是我哥手机里没事就给他发自拍的神经病吗?(其实是宫地裕也也不错的样子)


-感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58)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