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青黄]理发店、雨伞

2暴雨



    赤司的红茶刚沏上水,员工山田走进来唤他,「老板,黄濑桑来了,他说要把头发剪短,您看……」


    「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吧。」他应下,离开熏袅的热气走出到里屋外。


    说是让员工们去忙自己,这样的暴雨天大抵也没能给手中塞入什么事。屋檐不够宽容,打在迎门玻璃上有雨点也有雨声。金发青年随意找了个理发椅坐进去,后背像桌角的台灯那样躬着,交叠的手按压住膝盖间的座椅部分,稍长的发尾无精打采地垂落。


    他打着来的那把伞收起挂在门边的伞架上,水线顺着青色的布篷滑聚到挨地的尖端,这会儿已经积成了水洼。看着是把挺长的伞,他身穿的针织衫却仍湿着斑斑驳驳的水迹,外面的风雨看来挺大,又遇上了打着伞心事重重的人。


    黄濑从镜面看见了赤司,耷拉的脑袋就像旗帜一样竖了起来,明亮的容光打向镜子里的红色双瞳,顿了顿还是转过脸直接看住了本人,「小赤司我要剪头发!剪成干净利落的短发!」


    赤司走到他身后,把他的脑袋在镜子前扳正,「想多短?」


    黄濑的眼睛朝右转了下又转回来,笑容灿烂地说,「小青峰那么短吧。」


    撩起他的发尾和刘海比划了一阵,赤司收回冲着镜子的眼神,暂离推来了一辆五花八门的四五层推车。刚才他审视的时候黄濑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一闪一闪就跟这屋里多了个小太阳似的,好像他这笑脸一停下,就会有什么东西显现出来又碎裂。


    赤司把围布从他颈前方绕到后中线,粘紧,然后将扎进去的发尾从两旁柔顺捋出。他弯腰抽出一旁的抽屉,把细齿胶梳和带一条尾巴的理发剪单手抓出,「眼睛闭上就可以了,要是真那么不想哭出来的话。」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小赤司呢。」再次回到黄濑身后,模特本人已经乖乖合上了眼睛。这么看才更是觉得他睫毛好长,拨弄刘海时会不由得颤动起来,赤司想,他是没见过比凉太说谎更烂的双子座了。


    由眼皮隔断了外界的视觉信息,专注起来的赤司也没有多余的话,只在朦胧的光感间闻及窸窣剪刀咔擦咔擦的声音,雨声一直刮,就不觉得有先前那么扰人了。


    黄濑再一次想起了青峰的妈妈的脸,阿姨拎着一摞女性资料敲开他们公寓的门,还叫他帮着数落快满三十身边仍没个女朋友乖巧身影的青峰警官。她以为那屋子是他儿子的单身公寓,而常常在这屋里出没的黄濑是儿子特要好的老同学,事业有成的杂志封面骄宠。


    阿姨看好了天气预报,明天会出很暖的太阳,也是处女座恋爱运旺盛的一日。懒在沙发里的青峰虽没有明面答应,一向拗不过亲命的孝子大概这次也不会忤逆。阿姨前脚刚离,黄濑就趁着青峰进厕所的空档跑出了家。


    扫在脸上毛绒绒的触感唤回了黄濑的意识。小赤司的声音响在耳边,「好,完工了。」


    那些纤长的睫毛往上扫开。正视着和以往变得不一样的自己,黄濑琥珀色的眼睛瞪大起来,接着眼尾弯了起来,「这个长短好好看,很有精神哦,果然我还是和小青峰剪不一样的发型比较好。」


    正说着,门口传来收伞的声音,黄色的伞尖先主人一步,推开玻璃门,在屋里两人的视线中跨了进来。黄濑的脑袋立刻甩回了正中,留给来人一个足以露出左耳环的清爽侧面。来逮人的青峰这就要走进来,赤司及时提示了一句「大辉,伞」,瞄他的眼神不是很友好。


    把伞挂到伞架上,和之前那把青色的大伞并到了一起。盯着两把伞看了片刻,青峰那因为找了一下午人而冒出来的火气竟有了息事宁人的迹象。他转身,恰好逮捕到黄濑刺溜没逃跑干净的余光。


    「果然你是跑到赤司这里来了么,我啊,把绿间和哲的电话都打爆了。」压着笑意朝剪完头发的模特走过去,那边赤司正把围布从后往前取下,再拿起扫头发的毛绒刷子在后颈处扫了扫。青峰驻足,和赤司短暂地交流了一个眼神。赤司还是很不友好地看他一眼,在黄濑肩头拍了拍,随后回了有红茶冷却的里屋。


    青峰代替赤司站到了正中间,贴靠着黄濑的肩膀。镜子里的人盯着脚尖不看他,青峰的手肘靠到椅背上,右手绕向前去,捏住下巴硬往上抬到了正中。黄濑的脸好像在鼓着,可被青峰这么一捏又被穿透镜面认真注视,就透出些泛红的不好意思来。围布取下后就没什么能挡住他放腿上绞来绞去的手指了,但他瞪着镜子里的警官说,「再不放手我咬人了啊。」


    青峰有点想笑,居然真放手了,他两个手却更紧密地缠上去,从后把扬言会咬人的动物给抱得紧紧的。店里赤司的员工们只是从手机里抬头望来一眼, 就见怪不怪地选择埋回头去,省得在下雨天也被这两位老板的朋友给逼得非拿出墨镜不可。


    「下次跑之前至少给我留个言啊,特别是外面下暴雨,抓犯人都没有找你累。」


    「……又没叫你来找,阿姨不是拿了那么多资料给你吗,你不待在家里看跑来找我干嘛。」


    「还不是怕你想不开自己去淋雨,生病了又是我的麻烦。」


    「青峰大辉你少臭美了!谁会专门为你去淋雨,你这自恋狂、自恋狂!生病了也不要你……」


    「行了,剪完头发就该回家了。别说,你这新造型不错,原来赤司不是只会剪刘海啊。」青峰凑到他耳边说了这些,然后压低了声音,「你现在跟我回去,妈把我明天的运势说得那么神,那我就明天去跟她出柜。」


    黄濑隔镜面看他眼睛,却发现这个时候他看不清了。



end.


继续凑热闹……


-感谢阅读-

评论(16)
热度(81)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