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虹灰]寻仇

 @allnight2010 

下午室友请吃周黑鸭又高估了自己的胃容量,买了凉皮,全部吃完已经学不动了,于是躺床上囤一阵肉顺便撸个草稿,结果就把这篇顺遂地撸出来了,字数不很多,如果嫌短我还可以续写!



    事情是这样。灰崎被一群来者不善的洗剪吹围堵在了帝光历史悠久的后门。现在不是放学时间,门栏上连只麻雀都没停,那个有肠炎的门卫大爷大概又溜班内急去了。他本来的打算是从后门溜出去,去随便哪里的游戏厅耗上个通宵半夜。某人知道了肯定会把他揍得妈都不认,但那家伙皮囊上好学生得很,就这个时间就算知道了也没可能翘出教室逮他。

    而且他哪儿来的途径知道。他是打架很厉害但脑袋后面又没长眼。


    下午趴在第一节课的课桌上感受第一排粉笔纷飞的灰崎同学认为想出这个计划的自己是帅哥中的天才,反过来说也完全没有错。班主任安排他坐第一排的用意就是随时看出他有没有逃课,可惜对于这种家长会都喊不来家长的问题儿来说威胁度是零。后来那位三十出头的女班主任循循善诱说你乖乖来上课我期末就让你及格,被灰崎一句“老师你要是真想利诱我不如跟我睡一觉”气得再也不想看到他的脸。


    灰崎的脸其实还挺耐看的。五官的每一样都谈不上有多黄金比例,可组合在一起,就组合出一种不规矩的痞气少年特有的那种吸引力。他的头发的颜色也是,虽然他自己真是恨透了这种像是打上不干净标签的灰色,不过女孩子们却很喜欢,发质良好的灰色实在太衬他满身坏心眼的气质了。

    嘴唇薄的人笑起来其实都挺好看的,虽说是有一些凉薄,但又生动得眼花缭乱也是事实。只要他不舔大拇指就彰显不出不讲卫生的品行了,说是帅哥一枚分分钟没错。

    当然说自己是帅哥中的天才就实在有些过于不要脸了(呕)。


    所谓洗剪吹其实你可以看作流落在民间的奇迹世代。他们和奇迹世代唯一的契合点就是那五彩斑斓的头发,区别在于乡土的风格却远远不是天然无污染的,并且个个都表现为集彩虹于一头。这群从九中拎着锈红钢管和发霉木头的洗剪吹来他面前闹心的原因一猜就走不出灰崎抢女人恶习的范畴。他的打算原本可不是抢走哪个过家家黑社会老大的公交车女友,只是无法从抢走别人家的东西的快感里挣脱罢了。刚好他新勾搭的女人明明说的是失恋不久空窗期,结果上一秒还坐怀在哪个纹着“狼”字纹身却因为发福而变作“小良”的伪情种胸毛里撒娇呢。 

    他对这些空有一副好皮囊的女人了解得很。他母亲就是这样的女人。调情和给别人添堵都是这个师长眼中不折不扣的问题少年勾勾手就来的习惯。赤手空拳的打架也从没怕过,他都不屑拿身外之物伤人见血。


    一个人再厉害,归根到底拥有和承载的事物只剩有他自己。他可以得到香车美女,豪产和权势,他什么都可以得到,唯独得不到自己的身体上永远缺乏的东西。他因为愚笨而空虚,因为病弱而叹息呻吟。世上的什么东西不是被困在这样无声的道理中呢,就算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初生牛犊又能怎样。


    至少,眼前被六个人全方位包围,灰崎祥吾想做的却只有兴奋到每一根神经的背水一战。他用很放肆的那种笑法勾起了一边嘴角,肌肉从肩颈开始在校服下蓄势待发地绷起来,他戒备着每个人手里看上去烂爆了的收废站武器,放出一种只要出手似乎就能撂倒一个人的暴虐架势。

    就像一匹雪夜中披荆斩棘的灰狼,被月光照出猎手杀生后却滴血不沾的冷清。他是很耀眼的,嗯,可以理解这群人幕后老大的女朋友想要倒贴给他的心情。


    有一个人动了,他手中的钢管朝着灰崎当头砸来。灰崎飞起就是一脚,直往他心窝和胃囊的交界处踢,那个地方受到重压会又痛又作呕,常年干架的少年早就抹去了留情面的江湖道义。钢管从他手中掉了下来,砸中了另一个猪一样队友的脚。那个人也摔倒在地,把木头扔在一边腾出手去揉脚。

    都是麻瓜,灰崎不屑地啐了一口。他的眼睛冲剩下的四个肉脚虾虎视眈眈,拳头捏紧起来,迅雷间就是一个先发制人。他又打翻了一个,掷地有声的铁锈在耳朵里出落得清脆又动听。

    还剩三个,可是这三个人段数貌似不和刚才一样了。他们很沉着,看着灰崎的眼神像手里握了枪的偷猎者。或许这三个人有些危险。但冒险不正是他眼前漫无目的的生活中唯一看上去有点意思的事么。


    撑死不就是受点伤,痛得不想举臂脱衣服洗澡。又不是没有被打得妈都不认识过,刚混上日子时这种事几乎按早中晚餐数送着来。再说他每回不管是鼻青脸肿还是干干净净地回去,那女人还不是从来都不闻不问。


    先发制人是灰崎摸滚打爬出的经验。他朝其中一个两腿之间踢去,却被对方预料到似的一铁棍怒不可遏地敲下来。他够硬的骨头是没断,但痛得像是断了一样。他坚持站在了那个地方,只是不得不踉跄了一下,像个不服醉的醉汉。另一个背后的人趁机拿木棒捶痛了他的脊柱,灰崎从地面看到他挥臂的动作就像正在打一副网球。


    他痛死了,妈的,这两个该死的杂碎。这种发型的角色居然也能够撂倒他,这是上天在支持他准备去换一个hip-pop发型改变时运的计划吗。自从队里来了个发型跟他相差无几的小金毛,天天跟在大辉背后被他护着,他在队友的眼里就被对比得愈发不受待见了。不,先不去想那些,眼前的情形很是不妙啊。开溜吗?打不过就溜又不丢人,饿着却说吃得很撑才是脑子被门挤了。但是,那也要溜得通才行啊。

    他一边躲一边刚想到这里,背后又是一棍带风的粗暴渣特效攻击。从神经末梢传来的剧痛让他产生了联想,不太美妙的联想,有一个黑吃黑的好学生前辈揍他的时候也是这么疼,疼得眼泪都要流出,却为了不示弱而生生地被他憋了回去。要是非得这么疼,那还不如被管得比妇联还宽的前辈殴打。起码他每次打过了自己,还会带着去他家里上药。


    “住手!”没想到这就从背后传来了幻念中的声音。虽然头脑里当即出现的画面是尔康和他的尔康手。几个人都顿住了,看着一脸学生会干部表情的虹村修造朝他们大步流星过来。他的领带绕过肩膀飞到了后面去,没有穿帝光的外套制服。明明是不体面的画面,灰崎看着却不知身体哪个零件出了问题,他想转头才不要看到他,或者是发声笑话他的衣着,那一瞬他却觉得这个一向鸡婆的前辈严肃的表情很有吸引力,他正经得让人心慌。


    虹村停靠到灰崎旁边,一个伸手就把他拦到了身后去。那三个人从他身上瞄出了不好惹的气息,暂时按兵不动。他的力气有点大,灰崎在他背后嘶嘶了一声,呼出的气流飘到了耳后。


    虹村回头说了句,“待会儿我再收拾你。”接着他摆回正身,用很能唬人的谈判表情开口道,“你们几个,看校服是九中的吧,念初几啊,到初三肯定没这到处惹是生非的闲心吧。”


    那三人站最前沿一个使棍小能手反问,“你是初三的?”


    “是啊。”虹村斜着眼睛扫了三人一转,“我是我背后这个白痴的学长。”

    言下之意就是他是我罩着的人。


    小能手又说,“我们几个的确是跟他同级。但他抢了我们老大的女朋友。如果就这么算了,老大不会善罢甘休。”


    “你们已经打伤他了吧,还不够交差?”虹村嗤笑了,“还是说你们觉得三个人一起上,就可以打赢我一个了?”

    他在对方被挑起血性的凶光里接着说,“你们九中现在的老大,不会还是那个九条吧。”看见几人目光转为惊讶他又了然地说,“呵,他还没学乖吗。如果还是他,你们可以回去传话了,就告诉他你们在帝光见到了虹村这个人,以后少在帝光的范围里拿着破烂闹事。”


    几个人相视一眼,彼此衡量着对策。最后他们也不想再纠缠下去,毕竟正式的放学时间快到了。于是他们把手里捡来的东西都扔在了帝光,转身踢踢地上的伤员们吆五喝六地回九中去了。


    虹村一直注视到少年们夕阳色的头发拐向了后门外这条街上唯一的人行道。他终于在灰崎的视线里扭过头,摆出一副有点拿某个伤员揍都下不去手的脸。他只是捏了灰崎的肩膀一下,近在咫尺地问,“他们都伤到了你哪些地方?”


    灰崎呆愣着听话地答,“小腿,后腰,还有肩的后面。”说完才从甫一下变得这么温柔的画风里反应过来,往后跳蚤那样地退一步,指着某人的鼻子说,“你你你!你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原来你也会逃课的吗!不对是你为什么又知道我会出现在这里!”


    虹村朝他勾起嘴角,像佛祖面对还是小公举阶段的大圣,丽子面对刚从食欲不振中振作过来的猫。他长腿一迈就缩回了距离,勾过灰崎的脖子得意地说,“我早就跟你们老师打过招呼了,一发现你逃课,就马上发短信联系我。我跟她说我可以镇住你这白痴,还可以督促你按时完成功课。”


    “那前辈你可真是心机婊…靠!力大无穷的心机婊!”他刚一说完虹村又赏了他一个掌掴。打到这小子嘴巴完全放干净是他向来不假思索的教育模式。也怪灰崎自己要强在了不该要强的地方,总是能激起这个前不良少年心中蛰伏多年的施暴欲。


    虹村打头得正顺手,忽然发现手里这家伙眼睛里好像有一闪一闪的爆点。他心底霍然一惊,手掌静下来按着他柔软的发顶说,“喂,你不是这就哭了吧?我的力气真有那么大吗?”


    灰崎赌气般地扭过头去。坚持不去看他的脸。虹村的手又在他毛茸茸的头发里揉了几下,忽然听见他闷闷地说,“就算是你这个变态,也有过摔到塑胶操场上,膝盖撞痛得眼泪水兀自就要流出来的时候吧!我就不信你一开始打架就这么厉害,从来没受过痛死人的伤!”


    虹村飘进他戴一对银闪闪耳扣的耳朵里声线欠扁得不行,“哟,我还真没有摔倒过操场上的命。而且我从一开始打架就是这么厉害,你信不信。”


    灰崎还是不想转头看他,但心里已经信了。这个人虽然经常欺负他,但是从来没有过欺骗他。虹村修造就是有这么厉害,他毫无自觉地想着,不知从哪儿生出了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


    看着他的气场软下来,像在阳光下摊开肚皮的刺猬,虹村也对他逃课反倒惹得一身伤的行为没那么生气了。他把灰毛里的手拿下来握住了他的手。

    他说,“走吧,去我家里处理伤口。”



end.


虹灰的清水也是很带感的!在我心里灰灰真的很受啊!那个疼卷给的人设简直就想找个会心疼人的攻好好照顾他!不过踩我们家黄濑的脚也是很不对,该打。


-感谢阅读-

评论(12)
热度(84)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