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青黄]花火 01-02

双性转(手动加粗)

想写这个好久好久

除了黑子和灰崎,出场的人几乎都性转了,桃子和丽子也是,我打算写青黄和桃丽,女性的名字取在他们身上显得很怪,所以称呼上所有人都只叫姓氏啦。

天朝设定,因为想要写军训和班干部竞选(跪)

题目暂定


01 军训


    升高中以来,黄濑熟识起的第一个朋友是森山。开学前伫立着军训,她们睡了一间临时寝室邻对的下床。


    入睡前黄濑拿出下午买的牛奶吸着喝。森山洗完脸走进来,一眼就看到她明眸皓齿地坐在那里。她几乎是下意识就去找她搭了话,自来熟又夸张地赞了一句哎这个习惯好,坐过来,顺风顺水聊了开来。


    第二天的傍晚安排了洗澡,条件只够公共澡堂,黄濑一开始不太好意思去。森山挽着她胳膊往门外拽边晓之以理,爱干净和爱脸皮之间哪有那么难取舍,实在难办,就把决定权交给朋友试试吧。


    黄濑从迷彩T恤里奎着脱出了两个手肘,露了一片雪白的背,胸衣带子颜色是淡的湖蓝。鼓起勇气脱了下去,低头看见内裤在小腹上勒了一道红痕表浅。赤脚踩进澡堂入口时,许多同龄人的眼睛都扫过来了探寻和比较。她拎一个装了毛巾和沐浴材料的轻桶,在臂膀间缩着背找还有没有空置的水龙头。


    她和森山拎着桶走回寝室的路上,有不少在各处闲走的男生都在装作好像没有看。澡堂只有一间公用,他们得等所有女生洗完后才被允许去淋个痛快。其中有一个正踏着健身器材的男生,稍长的粉色发丝在脑后束成一股,黄濑经过时他对她招了声「嗨」。好看的人冲着女生笑就不会衍出轻浮,黄濑也笑了笑把手在胸前向他挥动。


    集训营的夜晚只有一些凉风吹暗宿舍楼前的灯,姓若松的教官告诫过他们晚上可不许乱跑。一次清理掉积三天的汗渍任谁心情都会飞扬,森山说她要出门去溜风,黄濑你跟不跟着我去。


    黄濑那股女生常有的选择犹豫发作起来,不过被森山挽住手,还是剥夺了发作完成的时机。


    外面像在烛光上笼了一块黑布,但温度比起白天操坝上纹丝不动的曝晒凉快不少。经过搁置几种小区健身器材的地方,风不够力把夜景吹得晃动,黄濑想起了傍晚那个笑起来有桃花映照的男生。


    森山领着她边走边说笑,刚结束一个话题,好像从不远的地方传来了喧哗。她的胳膊被森山牵拉着小跑过去,闻到两个人用的洗发水跑动出截然不同的味道。


    那一摞喧哗的人原来是森山初中的同学,同时又考进了本校的高中一个年级,都聚在这儿觉得欣喜。在场的人没一个是归属于森山现在的班,但黄濑却在里面认出了一个熟人。可以的话,她是不想认识这个灰崎祥吾的。


    黄濑往正跟对方一群热络打起招呼的森山后背躲了半边,把头发逆着风向拢了下。其实当她刚出现在空旷夜晚处时,他们个个都在看见老同学森山之前看见了她。


    灰崎的头冒在这群人的最上方,看森山拉着手向她的初中同学介绍黄濑,一脸我早就认识她的不可置否。等森山那种夸张的腔调终于停摆,他就绕到侧边来跟她说话。


    「真没想到,我跟你居然成了一个学校的同学呢。你说是不是很巧啊,黄濑同学?」


    他这一开口,每个人都在脑中编织起了跌宕起伏的故事。


    黄濑戒备起身体,勉强把僵化的面孔对着他摆正,「也没有什么想不到的,灰崎同学。好的学校就这么几所,我只是成绩刚好考进了这里来。但你也能在这儿读书,我的的确确是没有想到。」


    「我吗,本校升上来的嘛,可以少线上二十分,又多缴了点钱,这不又进来混几年日子。」灰崎这个人是从来不吝啬自爆和自黑。


    黄濑抬着头用眼角尽量少地看,后来就再也不想跟他对话了。她扯森山并肩退后几步,由衷地说想要回去了。


    森山就把胳膊绕到她另一边的肩膀掌住,带一些安抚性质。她凑近脸孔小声说,「哎哎黄濑,你跟灰崎是什么关系啊?」


    「没什么关系。」她板起脸说,「那就是一个死缠烂打的烂人。还好我们家现在搬了,不然不知道还要被他烦死人多久。」


    「噢……」森山摸着下巴噢了特别婉转的一声。忽然她感觉黄濑再次透出戒备,抬头就看到灰崎祥吾宽阔的肩型,堡垒一样朝她们移动过来了。


    黄濑抓起她转身就走。气汹汹地没走几步,背听见灰崎的嗓音先是「哎,别走啊」后又接起一声惨烈非凡的呼痛。两个女孩转回去看,谁用篮球把灰崎的脑袋砸了。他捧住后脑满脸痛苦的怒容,脖子甩向什么人正跑向这边的球来的方向。


    所有人都注目盼来的是一个女生,穿运动背心和热裤,青色的头发在脑后扎得利索简洁,披下来或许及肩胛。那颗砸人很痛的球很明显就是出自她手,她周身的气势和脸上的表情都在这么说。


    灰崎看到她,原本盛怒的表情居然蔫了。他被她当着众人开口说,「哟,砸到的原来是你啊。那我就不道歉了,下次你自己注意点儿躲。」


    「…行吧。不过也拜托你,下次投篮投得准一点成吗。」灰崎弯腰捞起了球,服帖着全身的刺儿递过去。


    「谁管你,道馆里面还没有被我虐够吗。下次想跟我叫板,先把黑带证书拿来显摆。」她在指尖转开篮球,从黄濑这儿起来回巡视,「那两个我认识,跟我一个班的。那这些呢,都是你新同学?」


    「不是,除了那个最漂亮的,其他都是我初中同学。那个最漂亮的是我以前邻居。」灰崎这会儿有问必答的样子特别老实。他揣着兜竖立了一下脚后跟,耸回肩回身反向介绍起来,「这位是我在跆拳道馆的师姐,叫青峰。她现在是森山和黄濑班上的同学,是吧森山?」


    森山噢了一声,在青峰投过来的眼神中这会儿换她躲进了黄濑背后。黄濑握住她的手安抚,看青峰笔直的长腿朝自己迈动,夜色中谁也盖不过她的光芒。黄濑的视线正好平齐她走近的鼻尖,她的鼻梁长得很好看。


    青峰猝不及防却是要来搂她的肩,还像男孩子那样凑近了脸孔讲话。


    「既然成了同学,你们以后就是由我来罩着了。特别是再遇到欺负人的男生,像那边那个那种的,来找我,打得他今后看到你们就绕道走。」


    黄濑的眼睛燃起一团明亮,「你说真的?那你可以保证灰崎以后再也不来烦我了吗?」


    「没问题。」青峰答应得爽快,笑得亲切,回头看灰崎就变成了深仇大恨。欺负她女性同学的人都是敌对分子,青峰这就过去威慑了已经又在挪动脚后跟的师弟。



02 第一天上学


    毒辣的军训下来,伴随着深刻改变了一些东西。不熟的新关系在此缔结得熟络了,不认为自己能承受的人挖掘出了成长中的毅力。除此之外仍有一些东西翻不了盘,比如你让青峰和黄濑对比的肤色改变一下试试。全班就只有他们两个,是晒不黑和养不白。


    但合起来说,都往人们希望的样子在变化着。


    正式上课的日程按部就班,首日的城市天空仰头看蓝得还好。黄濑的裙摆从公车后门下来的时候,一抬精神望见路边买早点的相田老师,戴一副宽阔耳机的侧颜比初见他时还显年轻。


    学生家长普遍担忧过,一个将从高一带到高三的班主任是否可以如此年浅,但最后他们愿意给年轻人实干的机会。


    下午最末的语文课程结束,黑子老师合上书离开,和在外边儿等候一阵的相田老师打了照面。相田迎着学生的探头探脑走进来,颈部像体育老师那样挂着一个栗色的哨子。感觉他很喜欢在脖子上挂某样东西,无论耳机还是哨子,都彰显他那种年轻老师才有的蓬勃。


    他在黑板上写下巨大的「班干部竞选」,粉笔字灵动一如他负责教的那些数学。当了这么多年学生都清楚,这种时候主要靠野心勃勃的人毛遂自荐。黄濑没有什么这样的野心,他们鱼贯上台,她把同学的名字和脸黏合起来就好。


    上去了一个竞选班长的女生,玫瑰红的长发微卷,别在耳朵后像是天生。黄濑正被她侃侃而谈的逻辑方式攫住,背后有人一根手指戳在了胸衣肩带的活扣那里。她知道后面坐着谁,身体往座椅靠背挪了下,带动藏在长发里发热的耳朵靠给了要找她说小话的人。


    青峰就趴在课桌上杵着她的耳朵说,「现在站在台上的那个,是我们女生篮球队的副队长。听说她还进去了学生会,考进来的成绩也是全校第一。」


     「哇,那么厉害…她怎么一进学校就成你们副队长了,篮球打得比你还好吗?」


    「球技我是知道得不全,因为没跟她一对一打过,好像她也保留了一些实力吧。」看到黄濑在把两个手掌做成了伞型,青峰按她的意思压低了嗓量,「你现在听她说话的口气也看得出来,她是那种很有控场力,野心也超级不小的人。教练和监督都挺看好她,放副队长的位置也许是想给一些锻炼。」


    黄濑边听她字句清楚,边把视线抛向字句里描述的那个优秀的同龄人。讲台上的赤司在空气中把眼神与她交汇,她愣了起来,看见赤司就冲她一个人露出笑颜,刚好是发言结束的时机。这个笑容一出现,台下可能有百分之百的男生都会选她做班长了。另有百分之九十的女生可能会看中她不好惹的气质,以着为女生争光的考虑把票投给她。


    她绕着掌声下台后经过黄濑的桌,在黄濑和青峰的脸上各着墨了一眼。被好看的人这样看好一般都会不好意思,黄濑垂了侧边的头发来挡脸,但能知觉到赤司坐回了她坐落在青峰斜后的位置。


    青峰又来戳了黄濑的肩带扣,这次还是右边,「你不用表现成这样啦,这样反倒中她的下怀了…赤司这个人是有点不一样,在队里就喜欢逗长得乖得不行的女生,特别是像你这样的,你越脸红她心里越得意。」


    黄濑的头更加向她靠过去了,颈不舒服索性换成了转到后去,声音却压得更小了,「小青峰,听你这么说,那她岂不就跟那些爱捉弄人的男生一样了吗。」


    「所以说她这个人有点不一样…我倒是知道一点点内情,但在这里说话不方便。待会儿下课了,你陪我去体育馆,我们可以边走边说。」


    黄濑应了下来,心里为这件约定感到有一点雀跃,意识到头应该转回来了,一下又被台上突指向她的一句发言吓得心惊肉跳。「黄濑同学,你刚才是在对我上来竞选学习委员的事有什么想法吗?」


    这句话把全班人的目光都引导在她身上,包括相田老师。黄濑站起来不好意思,不站起来回答更不好意思。临时她慌忙摆手,就着坐姿赶紧仰头回了一句,「没有的事啦,绿间同学你做学习委员特别合适,刚才是我做了不礼貌的事情,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对不起啦。」


    台上把及腰发梳起来搭在肩头的女生脸色这才解冻了一部分,绑一转创口贴的左手抬到脸颊,特别显眼地抵了抵眼镜。等她在掌声中完全走回位子,青峰才又开始戳小话给黄濑,「哎哎,这家伙也是我们队的,是个三分狂人,考进来是赤司后面的第二名。还有,你别看她冰山美人的那个样子,其实就是个毛绒玩具收集控。」


    「哇,还真是看不出…小青峰你们队里好多人才。」相田不时在瞟这两个不安静的学生,但黄濑看见他默许的态度,就逐渐放开了和青峰讲话的胆子,「那你队友她们都上去竞选,小青峰你不也去一下吗,像体育委员什么的,不是很适合你嘛。」


    「不去,嫌累。再说,你让我一个女生去管全班人的体育,总觉得也太剽悍了一点吧,男生都吃干饭去了?」青峰趴在胳膊上的目光是由下及首,像在端摩黄濑脸的轮廓,「我觉得你才应该去竞选一个文娱委员。就算你什么也不会,唱歌还走音,但你只要往上面一站,我敢保证他们男的女的都选你。」


    黄濑避重就轻,「什么啊,我唱歌才不走音呢,有机会,一定要唱一次给你听。」


    「行啊。那下次你要去唱K或者我要去,就都把对方给叫上。」青峰把笑起来的表情败露给她。看见她眼睛里和脸上的期待,便伸手过去捏了一下那种期待。



    相田还了找第一排同学借的支红笔,把新添朱红批注的名册单半空一划宣布了放学。


    森山到还在收拾书本的黄濑正面找了过来,邀请要不要和自己一道回家。黄濑一说已经约了青峰,森山撇着嘴就不高兴了。但是黄濑抱歉后她的表情又开朗了,雀跃地说那我去找陪笠松,她正好差个人陪。笠松很讨厌看到一大群男生从面前游荡过去,但一个人走又总是被男生围上来搭讪,娃娃脸还没法看出凶。


    青峰去了趟厕所回来,湿着手立在门框,跨越大半个教室的空间喊黄濑名字。黄濑站起来冲她笑,顺手把两人的书包带一手勒一个进掌心,裙摆穿过课桌间的过道抵达前门的青峰手边,被她手一抓就换了人拿。


    走出教学楼到体育馆间是几条树荫弥散的路,操场就挡在两栋建筑的脊后,但从楼缝间喧开跑道上汗水淋漓的人声。这里的树干长得繁茂,垂下来的须茎拨着夕阳情人的眼神。摊开手心,像就能把不可视的未来的一部分握稳了。


    「我是在开学军训前一周的时候,接到教练直接打给我爸的电话的。他们看以往的体育素质,从应届生里筛选,然后在开学前合适的时间通知,再给出一场临时考核。那之后入围的人开始熟悉训练,熟识队友,但进不进队仍是每个人有自主权的事。开学之后有人自己还想加进来,填申请参加我们那一样的考核就可以了。」


    在这种时候,随便说点什么都是暖的。边走边说下去,青峰突然忆回了她用来当做邀约借口另一个人身上的隐情。


     她向黄濑说起了赤司,「她有一个高年级的恋人,是楼上教室的学姐。她开学比我们靠前,来体育馆里找过赤司,所以我见过她俩站在一起说话。」注意到黄濑听得认真,认真的部分反倒盖过了本该表现出的惊异,青峰心里有数继续说,「她叫黛,教练介绍说是以前校队的正选,现在高三不打了,就偶尔过来看看人气儿。我觉得吧,她可能只是过来看赤司的。」


    「小青峰看到她们交谈的场景是怎么样的呢?和普通的女性朋友比起来,是真的有哪些不一样?」黄濑带着探入秘境的好奇心侧过脸说。


    青峰盯住她在须茎下拨动微光的脸,「具体当时说了什么事情,我好像已经有一些忘了。不过我记得她们间互动的那种感觉,像摆在房间里的大象一样明显。」


    黄濑维持着专注,连脚步也放慢下来。她的包仍被青峰拿过去斜背,由地表映出一架河滩上夏天晒伤的龟壳。


    「黛比赤司高一些,也比较有书卷气,她来了之后赤司就走到她身边儿,两个人在长椅上坐下来说话。赤司在我们面前可从来没有那么笑过,黛帮她整理头发,她还有一点在不好意思的别扭。头扭过了半边,再回转的时候又是笑意温和。」


    聊落到这里,体育馆建筑已经近在眼前。黄濑的步伐落在青峰的斜后,她上赶着跨几脚却慢柔地说,「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看呢,赤司的那样的表现。」


    「你放学后经常来体育馆晃,没准儿今天就能撞见了。学姐来得还算勤,大概是高三起头的课程不至于那么慌。」青峰把她的手捏进手里,温度是稍高,「现在我就带着你进去。」


    黄濑首先入眼的是馆内最高挑的人。她的紫色齐肩发从发旋处自然散开,因运动就束在了脑后靠颈的位置。另外的人赤司和绿间是她认识的,单独出来还有一个黑发戴细框的女生,一看就是会眯眼笑的学姐。


    体育馆一角有女生喧闹聚着,老师模样的人坐在长桌后分发某种表格。一旁站立的卷发男人余光扫过她们进馆,特意转到背侧走过来讲话。


    「青峰,这是你带来参加考核的朋友?」这个看着像教练的英俊男人大概是通过黄濑的个头和整体发育情况作出的判断。


    「没有,她是我同班同学,叫黄濑,我带她只是过来玩。」青峰这会儿才把黄濑的手放开,侧头注视着话题的本人,「但你自己有兴趣的话,试一下也没有什么。」说着又把手掌伸到她肩头捏住,眼睛看的却明明是胸前隆起的地方。她动了动手,「看你发育程度蛮好的,高度也够,今天刚好又在摆弄选拔的样子,只是选体格标准,黄濑你一去,说不定就有很大可能通过哦。」


    「嗯,我也觉得你骨骼长得蛮好,来参选的话,我可以给你顺序上的优先。」成年人将额前的发绕指,像是他的一个习惯,「我姓原泽,是这儿的教练。」


    「原泽老师好,谢谢你抛给我的橄榄枝。不过今天的话,我想全部只是都拿来跟小青峰玩,对选拔的事就没有什么兴趣啦。」黄濑的手延过去牵住青峰,话仍是向着原泽的面,「还是再次谢谢老师。」


    「哦,那没关系,青峰你带她去拿球吧。眼下弄着选拔的事宜,所有人都可以偷懒一天。待会儿待晚了,记得要把黄濑送回家。」交代好衔接的内容,那片海选区唤回了原泽剩下的关注点。


     青峰走停在滑轮上的球筐,谁扔进一颗球把筐身撞得滑开到她手的远侧。回头皱着眉一看,桃井现身在黄濑身旁,抛球的手肘残余着动作痕迹,让黄濑正仰视他。绿间在更背后的地方整理眼镜,桃井投出的球像是来自她三分回落的脚边。


    「你是军训时我们照面过的那位…」黄濑歪头微笑了一下,「你好,我叫黄濑。」


    「你也好,我叫桃井,是这支队伍的经理哦。」桃井的笑容让人回想起初见他时桃花映照的风光,「我猜,你一定是青峰带着来的。」


    「先别说这个,你刚才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一来没有望到你,还以为你是看今天忙乱就趁早溜了。」青峰朝他们两个走去,手里捧好了一颗球皮光亮的篮球。


    「看到那边女生的队伍了吗,排进练功房里去了。我刚刚一直就在里面,帮她们测身高和坐位体前屈。樱井也在,她负责测体重和立定跳远,因为教练玩着他的刘海说,女孩子的体重可不能随便拿出来给男生看。」桃井笑得意味深长,「但我看得出,你们两个应该没有这类的困扰。」


    青峰把托着球底的右手拿下来,左手单独在胸前托了起来。她的罩杯很出众,手肘外旋了不小的角度。「废话你还是少说点吧。那现在该换人了,你就出来透风了?」


    「是啊是啊,你没注意到吗,刚才今吉学姐走进去了。」桃井的声线脱离了温柔,语气就像没把青峰当成个女孩子,「青峰你说话的方式还是改变一下吧,以后好怕你嫁不出去。」


    被担心嫁不出去的人秒回,「你好烦,我才想说,世上找一个能受得了你啰嗦的人更千辛万苦。」


    「那你们俩怎么还不在一起呢?八点档里不都这么演嘛。」黄濑突然插一句嘴,她为他们表现感情要好的方式暖暖地笑。


    「喂喂黄濑,话不可以乱说哦。」青峰瞪起眼睛看她,忽然伸手过来握住她,「选他我不如选你啊,你可比他可爱多了。」


    「黄濑她也比你可爱多了。做这样的选择我一定选她。」桃井看过来笑,话里的情真意切让黄濑红热了脸。


    青峰一把粗鲁挥开桃井的肩头,「好啦,你自己边儿去,我要教黄濑怎么和篮球玩到要好了。」


tbc.


-感谢阅读-

评论(13)
热度(28)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