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青黄]一场演奏

3弹吉他

 

*

海常学园祭,黄濑打电话问青峰来不来。短信怕他睡觉听不到,他知道青峰的短信设置了震动,只有来电是自己那一次拿过去玩随手按的一首快歌。

 

打过去他果然在睡觉。桐皇的天台和所有的学校一样在门外竖立了“内入禁止”,不过他知道青峰现在多半就是偷溜进去,在又宽又无人太阳也很敞的地方睡他的大觉。

 

还是这样,拨了好几通才被接起来。他磨去耐性开门见山,“海常要开学园祭了,小青峰你过来玩吗?”

 

“学园祭?过节?不想去,去一趟好远,真正要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吧。我们学校也有,玩过了没意思。”青峰打着呵欠。

 

“有特别哦,我会上去表演节目。很难得诶,小青峰你真的不来给我捧场吗?”

 

“呜哦…黄濑你确定你要上去?就你,能表演什么啊?…T台秀?”

 

“不是啦,我被前辈们推选出来唱歌。一开始入部的时候我就说自己的爱好是唱K,所以现在逃不掉了嘛。是说不能让外面的人以为,我们海常篮球部就只是一个集齐只会挥洒汗水弄脏地板的人的地方,”这是句长话,也有点考验措辞能力,黄濑断了句再说,“所以要唱歌。”

 

“不是吧,还真要唱啊…在那么多人面前。不过对于你这家伙来说,在大众面前露脸的事平时也做得不少了吧。”青峰漏出一点提起了兴趣的意思,但他还要观望一下,“话说你就这么干瘪瘪地站上去唱?学校的音响至少得放伴奏的吧。”

 

“也不是啦,笠松前辈会弹吉他,他来给我伴奏。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篮球以外的事情上和前辈合作一起做什么呢…不过在遇到他们之后,我就常常在尝试自己不是特别有底气的事物了。小青峰你现在也这样觉得了吧,没有十足把握的感觉不坏。啊…他们好像在催我排练了。”后面这一句加重了这件事不久就会发生的真实感。黄濑匆忙地让这通电话走向结局,“如果小青峰想来,后天就直接搭车来,车到站了就call我哦。在上台之前我可以有一些自由支配的时间,还能去接你,一起逛逛海常的学园祭的气氛呢。或许会像中学时候的帝光祭一样吧,和小青峰一起这儿逛那儿逛…那就这样啦。”

 

当天青峰到站,下车见不是常来的四周景色仍然认识,于是不急着给黄濑电话,摸着路线能抵达海常的校门,路中还解救了一个迷失方向的紫原。

 

他和冰室昨晚就一起来了,秋田太远,冰室由着紫原说要从一大早就开始把黄濑仔的学校全吃过一边的执念将就把行程提前,只是眼下前往的途中分头去买东西,约在分头的地方再次汇合,紫原就是迷失在了这个再次的途中。

 

青峰拨通了黄濑的号码,他穿着他的海常校服出来接到了人。在等待黄濑的时候也等到了被紫原告诉自己已经在目的地校门口的冰室,诚凛和秀德的两对光与影也纷至沓来。不过他们四个经常互打练习赛的熟,不需要人带,自己就进去体育馆找黄濑了。

 

冰室一来,紫原就拉着他要撇开青峰进去各处试吃了,“峰仔还要一个人在风中再等一会儿哦”说得颇为得意,但青峰其实巴不得他先走。黄濑来了之后,一路无数男的女的都在看他。但最后他要停靠的只是这个穿桐皇校服的高个子男生,面对他没有耐心的表情抱了句歉,然后并肩走进去。

 

黄濑的节目好像被放在靠近压轴的次序了,这也多半是看脸。所以他还有许多时间放在做起临时向导陪朋友四处闲逛的任务上,而且有他的脸做流通货币,到哪儿都是优先体验。青峰来到海常其实就只是来,没有像紫原那样有势在必行的目标,黄濑带去哪儿,他就跟在他身后抱着后脑去哪儿,累了就把手放下来揣兜里。

 

他也不问什么,不问黄濑在学校的日常或者篮球部的事情,黄濑觉得想跟他分享的他自己自然会说。差不多都逛遍了他的手机有电话进来,那个出镜率很高的笠松前辈在喊他去后台准备了。

 

青峰表现的样子是对那个听上去好像不是必要的人不许去的限制地不感兴趣,事实上他对什么好像都不是太感兴趣。但黄濑还是叮嘱说,“主办方不让外面的人进去,小青峰就去座位上等等我吧,我给你们都留了前排的位置,你去到那儿找一找小黑子他们就找得到了。”

 

青峰就去找,找黑子是伤害眼睛,得用视力捕捉随时和他待在一起的火神。从人头攒动的最后方就看到那颗渐变红的脑袋,赤司没来也就没了其他的红色干扰因素。他一排一排超过去,高尾最先一个看到他,倒是在这个视角的侧后推着嫌恶眼神的绿间身旁转过来热情洋溢地招手。

 

他坐下来的时候台上的节目正好终结,左边是火神,右边是冰室。旁边坐着谁都是没关系,反正从现在这一刻起他的眼光不会再脱离舞台,主持人念着有人精心处理的衔接的话,舞台灯开始聚拢来。然后那家伙就穿着他那身海常校服出场了,手里垂下拿着话筒,背后的笠松背着带一个小尾巴的电吉他,观众大部分喧哗给黄濑的尖叫也一并将他给裹进去了。

 

旁边有个头发新潮的人过来帮忙连接电吉他的线,音响自己冒出了一点点的电流声。笠松在唯一的椅子上坐下了,垂着眼神看自己的吉他,那架势可比他面对女性人物的时候从容多了。主唱的黄濑安静地站立在他旁边,也是舞台的正中间,他琥珀色的眼神朝台下的一个地方笑了过去。

 

结果尖叫声已经渐没,这又呼啸起来淹没了刚才那一个微笑的黄濑。只有观众席里席位很好的几个人不同,火神紫原高尾绿间冰室黑子都小幅转头看的是青峰。

 

青峰管他呢,他最不怕的就是被当作异类。他现在唯一要专注接收的,就是前奏响过之后黄濑会用心表演的这支歌。那首在有人打进电话就会在他手机上响个不停的快歌。

 

end.

 

擦着今天的尾巴写一点内容!希望不会参加太迟!

犬本人也会弹一点简单的和弦,虽说是古典吉他,只能边弹边唱不够帅气的民谣,弹过最简单版本的《月亮代表我的心》,犬本人其实特喜欢摇滚来着…癫狂如我。

 

-感谢阅读-

评论(9)
热度(46)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