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青黄]新家

3花


自然而然的,毕业后两人开始了同居。


区政府大楼待腻了市中心后移至江景边一片待规划的地皮,气派的长梯和广场绿化掩映,前方不成文地禁止着再修任何挡风水的高楼。房产商嗅铜的鼻子追着区政府沿江一溜跑,大厦未起倒是样品房早早地呼之欲出。在这种时机买房,可以省却一小半的价格。他们看好了一套,占地70平高5米1可修成室内上下两层,总面积相当于是一百多平。商人花空心思把三室两卫一厅的空间搭配得错落有致,一踏进去就有了迫不及待琢磨着入住的温馨。等明年真正地修建成形,这儿就成为许多人的家。


现实之前他们租下了一间公寓,向房主说两人是认识的人合租。每月从分别的工资卡中打去租金,处心积虑演像角色。回家后腻在一起做饭冲澡,做所有的事。住得再短这地方也被他俩爱做的痕迹骚扰得不得了。旁人不得而知,两人守护这不轻易给人明了的背负。


年后搬走的那天,房东大叔开来了自家跑车送两个年轻人一程。要带走的只几只鼓鼓囊囊的箱子,黄濑的衣物青峰的衣物,黄濑这几年的设计图纸,还几盆因采光不好一直打不起精神的花。大叔进了新窝东瞅西看直说这房子采光比我那儿好,你俩好好养花好好地过。走的时候又笑眯眯地添上一句,我早看出你俩是一对了,以后有空常回去坐。


听说青峰搬了家,警局里几个求职到一块儿的高中球友纷纷嚷嚷着要来新房子踩点。还在明知道他家内人是谁的前提下起哄说走一起去见见大嫂。青峰躲进茶水间点了根烟给内人打起了电话,两人一合计索性安排就这周末,把黄濑能用“小”前缀称喊的人都请到新家里来喧闹。人气儿越吵越旺,往后住起来才不冷清。


挂了电话回到成天咋咋呼呼一群大男人的办公室,青峰豪气一挥说这周末你们都到我家里去,黄濑给你们亲自下厨。午休从消防队跑来看青峰热闹的火神随口一说菜色可不可以自己点,青峰怒盯着他回边儿去,你这家伙来了就该去帮他的忙才对。


当日自然是一番啤酒炸鸡摆满了一桌。青峰把喝得醉醺醺的人都赶走,关了门回头来黄濑在沙发上坐得规矩,脸有红晕只看茶几上几个光鲜的苹果。屋子被外面来了又走了的狐朋狗友弄得够乱,处女座情节突犯的青峰就起手边的垃圾篓,挨着茶几边沿一行一行地扫走残渣,手肘突兀制住。他放下两手中所有的东西,黄濑攥紧衬衣压制他到客厅的地毯上。


这是他们首次用自己的方式着手弄乱这间屋子,倒比起那些正在大街上吹风醒酒的朋友晚了那么一点点。


房子采光好也有原因,青峰特意选了直角处的方位,有两面都靠外墙。几盆带来的花一向归给黄濑经养,屋子倒没有打造阳台,他想了个安放的办法。夜里逛卖场的时候很晚却仍未打烊的花卉店摆着一排别致的花钵卖,一只九九分格的木质容器被他看中。店主介绍说每一格里种上不同类的常青植物,放在桌角别提有多好看呢。琢磨片刻就买了回去,他把家里盆花能存活的枝桠移栽进去,小小的九个格子填充得满满,连青峰都觉得小巧得不行。第二天清早黄濑就抱着剩下的花钵楼底去移栽,找到自家对应的草坪,用小铲子安安好好地埋上浅根。


做完一切抬头就是青峰大辉的脑袋,凑在卧室的窗边看他拿手套盖不住的一截胳膊揩汗。青峰趴在自己左边的胳膊上用右边的胳膊半空做了个扇凉的动作,年初的太阳照暖了黄濑仰着头笑弯的眼。


几步跑回家里,青峰窝在沙发上冲他招手。脱了手套洗了手湿淋淋地过去了,青峰却说看你跑过来的样子,我觉得我们大概不可以一起去江边散步了。


为什么啊?黄濑甩了他家小青峰一脸的水渍。青峰抹了抹脸却笑了说,因为江边立着牌子,不允许带宠物入园。黄濑顿时骑上了青峰的身,掐着脖子嚷嚷要和你同归于尽。


青峰只说好了不闹了,带茧的手却伸进了衬衫里。黄濑就真的不闹了,也不敢动了,他被他用蓄势要吻上来的眼神看着。青峰翻了身压到上方时,黄濑的呼吸乱了。


他服帖下去吻了吻脸,又抬远了说,刚才从高处看你在楼下草坪,我想了想过去。高中时,过周五的晚上我不知怎么总起得早一些。原本住的附近从前常开过长途火车,后来废弃在了年岁里。那时候醒来安静得什么声也听不见,变得不习惯,伸手更是不见五指。我想呢,天亮了黄濑你会不会来楼下抱着球找我?你那么喜欢打球,所以我该是最佳的切磋人选才对。如果邀喊的是你,我当然就会去。


后来我不是去喊你了吗,谁让你败仗一场后脸色才擦掉了生人勿近。都是小青峰误入歧途的错啦…还好小黑子小火神打败你了。黄濑这么嘟囔着,说话的嘴又被青峰堵上了。


那些花后来一直都长得挺好。青峰牵黄濑去逛了江边。沿着那条不允许宠物出没的路,时光里走过了大半风光。


end.


-感谢阅读-


评论(5)
热度(64)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