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挖个树洞恨自己衰

明天去办休学,狗皮这次病得真的是有点严重,出门都是戴口罩的

医生说至少三个疗程,每次治完需休养一个月再治下一次

但能治好,我相信自己学校的医生

老爸建议我办多门缓考,然后看还能不能办自主实习,如果不行再休,总之课是上不下去了

打算给自己空点时间出来,好好休整一下,只是又要麻烦家里了,我怎么这么没用

但是能治好,第一次有一个医生给我保证,说可以治,只是恢复时间比较久

在这样身体抱恙,不得不拖累家里,学业也完不成的时候,特别想写东西,想把自己的这个阶段记录下来,事过境迁再回头看就知道当时的我是什么处境,脑子在想的又是什么

我觉得自己很没用,但又不同于往日了,因为医生告诉我可以复原,那么在复原后,所有因为我现在的懦弱而遭受拖累的部分,就可以得到翻倍的弥补,类似于磨刀不误砍柴工,我现在则不得不被安置在一个磨刀的处境,只不过磨的是我的皮罢了

曾经告诉自己所有想要的都可以用这双手去抓住,因为手是完整的,年轻的,我还可以用它做很多的事。我觉得自己尚未丢弃这样的信念,而且比那时更执拗了,如今状态并不是最好,但我在想的已经是要怎么解决当下的问题,办休学还是办缓考,回家了怎么跟家人解释,休学期间该做怎样的计划复习。

对于这慢性病的怨天尤人心理,眼下似乎比起从前要弱了很多。为自己的言行负责,说起来是鸡汤,做起来就难了。可这难道不是自己长期以来恶劣的生活习惯导致的恶果吗?虽然遗传的因素也占不少,可如果自己不那么作,现在会这么好像已经与同龄人脱节了一样吗。

但医生说可以治,作为一个医学生同时也是一个倍受慢性病折磨的病人,在想有时候医生只是说一句实话也是吃定心丸的话,就会给病人带来那么大的正能量。当我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医生时,哪怕做不到是我的病人就能医好,但希望可以让是我的病人都能以最乐观的状态去面对疾病。

回到那个想写东西的心情,却觉得自己好像根本写不出来什么。像个不会写字的狂人一样一通乱嚷,发泄后只剩哑巴吃黄连,心里的情绪根本就是给狗吃了,说到底就是文盲,词穷,看的少却天天都在那儿无病呻吟地写,导致现在肚子里一点儿存货都没有了。我有多久没有认认真真把我书柜里除医学类以外的书都重新翻阅一遍了呢?在四年之前,我那顶着高考压力也要像个文科生一样如饥似渴地阅读韩寒和张悦然的状态又去了哪里呢。

有时候觉得自己能懂鲁迅弃医从文的心情,但又觉得完全不是一个时代背景,我没办法体会他的笔伐口诛需要承受多沉重的打压。但这个地球上,只有人类具有第二信号系统,语言自诞生起的那天,就有一种理所应当可以发展到今天的欣欣向荣。简言之就是写文章可以让一部分人非常魔怔,并具有让一部人写出感染另一部分人变魔怔的力量。

我觉得自己应该关起门来看书了,过了四年每天只有医学书和同人文的日子,我想重温从前没有智能机和lo,只能看纸质主流书和TXT起点网文的旧梦。我现在实在是太干,太渴,皮肤每天都在脱屑,如果不改变,生活意义何在。

评论(69)
热度(9)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