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狗生

[青黄]旧情旧物 8

有拼音防和谐但影响阅读,请见谅

以及,炖肉时的文风好像和卖cp的时候不一样,见谅……

    Phase 8

    青峰把浴室的使用权让给了黄濑,听着水流声自己坐在床头看两个小物件。

    黄濑买给每个人的纪念品,风铃巴掌大小做成了种种动漫名猫的形象,品样不足其中就有两只都是猫咪老师,分发人自己留一只,其他就随机不看袋子拿出来。

    他第一个就发给了青峰,恰好被分到这第二只。桃井一脸憧憬地说小黄你可不可以把那只哆啦A梦送给我,刚才见你挑的时候就很想要了。黄濑说女孩子想要什么都是被允许的哦,这才往袋子里看去拿出那只蓝皮肤来。

    给小黑子的是龙猫,小火神是皮卡丘,勉强也可以看作猫形萌物。绿间和高尾分别得到了月野兔那只额有月的猫咪以及另一只看不出名堂的黑猫,黄濑说那是夜一,又说你们俩连气运指数都是很少女呢。紫原是自己伸手进来掏的,摸中了一只甜甜私房猫,冰室说那只和阿敦好像,就把自己的可爱又迷人的反派喵喵与他交换了。小赤司是在青峰之后第二个被黄濑分发的,他拿到了一只听说是来自中国的黑猫警长。黄濑本觉得这只最适合的是青峰,那只额头有月的不知怎么也和那家伙本人像,然而是他和青峰在场唯一能配上对地拿到了同款,命运分配成这样黄濑也觉得相当满意。

    等他洗好出来,青峰已经把关注的东西换成了手机视频里的新闻直播。「小青峰现在有这么敬业吗——」拖长语气出声的黄濑似乎连话语里的内容都是香的,凑过来带动头发丝把水滴进他后领。

    「快去吹干。」青峰这么说了声就皱着眉延续浴室那些水雾去了。

    他冲澡的时间明显比起黄濑更替赤司节约水,出来时,并未看见顶着太阳疯玩整天、中途还回来补上一身防晒的黄濑已经露出熟睡的脸。

    他靠坐在刚才青峰的位置看一本这屋里原本就有的杂志,从床头柜里搜出来的,印着好几年前人气未过的女星。主题是应景的夏日沙滩,但并非宅男福利向。

    「还以为你睡了呢。」青峰把毛巾就放在浴室了,他的头发不一直擦也没有问题。

    黄濑抬起头,冲这个方向笑了笑。睫毛便也跟着抬了起来,笑的时候又打下去。

    「我明天就要回去了。」他首次正式提起这个话题,「小青峰有什么想对我做的事,就请便吧。」

    青峰脑海中刚想带些自恋吐露的「难道说是在等我吗」被这句话印证着又堵了回去。他在黄濑的注视中走向床边,隔一支月季的距离坐了下来。

    「我说你啊,不必觉得当年是你甩的我,就有什么必须付之行动的亏欠。」青峰盯着他说得直挺挺的,连带推翻了几天前自己在火神的生日聚会后滋生的想法。现在他依然觉得被黄濑甩这事很闹心,可是算旧账——他不认为上他一顿就是最好讨要回窝火的办法,那样做也没办法平复。

    黄濑睁大眼睛瞪着他,好像听见了一件三观被刷新的事情,「我在你心里就有那么圣母吗,我可是一点儿没觉得自己亏欠你哪儿诶。」

    「是吗,」青峰凑近了一点儿,朝他的脸喷话说,「那也就是单纯想跟我做?」

    黄濑仍对他死瞪着,那口气朝他两颊蔓延熏红了耳朵。

    可爱死了,青峰捏着他下巴吻了上去,一用力就倒进床单。

    弹簧床承受着两个人的体重发出动荡。黄濑柔软的头发散漫在耳周,往青峰的鼻子喂养香气。他勾住青峰的颈,把自己的嘴唇往他的嘴唇上凑得紧紧的。

    一把来势汹汹的东西把他们同时点燃了,像是在驾驶了足够久之后终于望着路标醒悟过来,于是开始了猛足全力的回头路。他把黄濑刚穿上不久的衣服剥夺开,在那片雪白的胸膛上找到了归属。然后有的放矢,务必让他每被咬一处就叫出得很动听。

    黄濑抓着他支撑起来的胳膊,移向下方摸到了青峰的xia体。兴奋起来,隔着腿很阔的短裤有血管跳动,温度高的,让摸的人不住脸红。

    青峰便也投桃报李地摸了摸他,然而是手伸进裤管里去摸的,沿着在那什么也没抹却仍滑溜溜的大腿上上行至nei裤边际,挤进手指,从hui阴一直能摸就摸。

    衣服既是碍事,又是增加kuai感度的qing趣。尤其是xia半身的衣服,只要能和紧致联系起来做什么都能变成令人难忘的花样。黄濑那一刻的表情,成功激活了他颅内与刷屏上了他有关的脑区。两个人用着双份的粗喘折磨起自己,青峰总算耐心尽失,抽出手把黄濑xia半身的衣服脱到了床下。

    他分开他的腿,暴露在眼前。比起cha入后几十几百的chou插,禁区被袒露的一瞬间那种对se情的诠释也许更加能激起xing本能的活跃。还有被暴露的人——两侧皮肤分离的感觉,让羞耻心裹着流过si处的汗一寸一寸晒干在总有火焰雀跃的夏日里。

    「别看……」黄濑别过脸说,腿却没有丝毫回收的倾向。

    青峰心想要看的就是这里,面上不明说却用着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专注度干起了下一步,把几个指节往里探去,小口吞下他身体的一部分,干涩的,却和他前面一样异常高温。

    「最近没有和别人做?」青峰边干边发表了一声对手感的推论。黄濑别过的头一下子扭回来,表情有些牙痒痒,「你以为我除了你还会有几个男朋友。我抱过美国那些你很喜欢的乳牛了,不是很懂你这种浪漫。」

    青峰用把指尖直戳到记忆里依稀的敏感处回敬了他。然后在黄濑又别了过去还用手背挡住脸的反应中解释说明,「错了,你以为我最想拥抱的人是谁啊。」

    刚才都能忍住不叫的人却在这句话之后呜咽一声,收着腿内侧稍稍夹住了他的手。青峰一瞬间别提有多想提枪上马了,可那里果然还是太紧,身边没有润滑,这家伙明天又还有一场归途奔波。

    他把手指抽出来,给黄濑翻了身用tun部背对自己,然后解了松紧带。「等——小青峰你不会这样就要cha进来吧——」黄濑刚没准备好地吓了一跳,就感到被记忆里那种宏伟度的柱体不由分说挤进了腿间,柱头狠顶了一下yin囊,然后紧贴着gu缝抽cha起来。他没有真正进去,却用着好像是进去了一样的满足感恶狠狠地耸动起来,黄濑的皮肤几下就变红了,箍住他腰杆的手也五指张开印下了红印,那两只腰窝就只有一丝不挂地呈现在眼前,随着冲撞而绷紧又坍塌。

    床单被四只不断因受力变化而滑走的膝盖揉得乱糟糟的,汗水积聚在腘窝,青峰的手在黄濑的腰上滑了好几下。他们俩谁都还没射出来,可是身体的其他部分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尤其是胸口,喜欢和他做这件事的情绪流淌出来,让这yu望在两具年轻得可怕的身体里像烟瘾一样克制不了。虽然他明天要走,可他能留下这就够了。yu望出没在所有的年龄段里,但只有年轻人才具有够到它的力量。所以把一场yu望留下给另一个年轻的人,那就是我们在年轻的时候能支付的全部了。

    直到相继she出那些,两人都谁也没有借着意乱情迷把喜欢说出口。澡需要重新洗了,床单也最好去问赤司重(chong)要一床。黄濑去洗澡,青峰去要床单。赤司同时把一份似笑非笑拍打在新床单里,当事人却比他跳出了倒时差般的时间提前进入明日一早的心情。

    谁也不借他打车去机场的钱他是不是就走不了了?抱着床单这样想,青峰忽的觉得如果他有背后灵,一定长着爱捉弄人那时候的黄濑的脸。

tbc.

我码出来了!码出来了!不是很大块以及美味的肉,但是,我觉得这样比较顺应剧情(鞠躬)

-感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51)

© 田园犬 | Powered by LOFTER